文学楼 历史军事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671.669·【回归篇·之四】·94

671.669·【回归篇·之四】·94

小说: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作者:飞樱| 类别:历史军事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wenxue6.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苏爽世界崩坏中[综]》最新章节...
    然而, 站在他对面数步之遥的“不听话的部下”,表情却有点奇怪。

    在灯火昏暗的夜间街头, 这位前·新选组成员的现任审神者,就那么抿着嘴唇站在那里,左手按在腰间的太刀刀柄上。昏昧的光线下, 没有人注意到她看似虚虚搭在刀柄上的左手, 五指其实已经收紧成拳, 用力得手背上都浮现了微微的青筋。

    不妙啊。

    即使就是站在这里, 就这么看着他, 眼泪都像是想要瞬间喷发一般地、急不可耐地想要涌出来。

    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 他说过的话,在脑海里翻涌着。

    【……像我这样的人, 想要和她在一起, 是妄想吧】

    女审神者用力抿紧嘴唇, 下颌紧紧绷着, 仿佛只有这样做才能让自己面部的五官不会突然垮下、在汹涌的眼泪之中融化一样。

    ……不。

    土方先生……

    你不知道, 像我这样的人,想要和你在一起, 才是妄想。

    是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白日梦啊。

    没听到这位平时看上去十分可靠的队士的回应, 新选组副长土方岁三狐疑地皱起眉头。

    “清原?你是哑巴了吗?”他的口气有点不好。或许是因为接到联络、急于赶去池田屋, 他看上去有点焦躁。

    “算了这些人的事就等到事情结束以后再说……喂!清原!你身后这些孩子,是可疑人物吗?跟长州没关系吧?!”

    女审神者看上去有点愕然。

    幸而今天出阵时, 为了方便战斗, 她将自己的头发高高绑在脑后、梳成一个马尾, 现在看上去那个发型跟新选组副长的造型倒是差不多——而她所穿的巫女服的造型大约是大正时期形成的,其实就是当时所兴起的男装风的滥觞,所以乍然看上去和男装有些相似;只是没有披那件新选组标志性的浅葱色羽织而已。

    所以现在要直接冒充那位被定义为“女扮男装的新选组队士清原雪叶”,也并没有什么不可。

    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点脱人设,女审神者清了清嗓子。

    “是的!副长,我在赶往池田屋的途中被长州藩的多名乱党袭击,不得已丢掉了羽织,对此我甘愿接受处罚……这些人是……是海军操练所的学生!因为……因为得知了有部分同学将要参与在京的作乱事件,对此持有反对态度,特意、特意前来帮忙的!”

    粟田口家的小短裤们:“……”

    山姥切国广:“……”

    听了这种女审神者在一分钟之内就构想出来的绝妙谎言——完美解释了为什么他们穿着西式军服或洋服一样的出阵服,年龄不一却全部携带刀剑、成群结队地在京都夜晚的街头出现——唯有始终从容而有余裕的笑面青江微勾唇角,无声地吹了一声口哨。

    借着路旁屋檐下的灯笼以及身后队士擎着照明用的翕灯的微弱光线,土方锐利的目光扫过女审神者身后的那几人,但暂时没看出什么破绽来。

    那些人里有十几岁的少年、也有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虽然全体穿着西式军服,但没有一人看上去表现得慌乱不安、满怀心事——看起来不太像是坏人,他身为新选组的副长,这点看人的自信还是有的(?)。

    他又稍微联想了一下今天稍早前抓住的那个古高俊太郎的一脸躲躲闪闪、心怀不轨的心虚相,最终总算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

    更关键的是,清原好像是个十分忠心于新选组的队士。在此之前,她就已经多次表现过自己的能力与对新选组的忠诚。除去她竟然是女扮男装这一条让人实在是有点恼怒和疑虑之外,她实在算得上是个能够让人信任且托付重要任务的好人选。

    而且现在也不是深究的好时机。近藤君正在池田屋以寡敌众,那边马上就要反叛作乱的长州藩乱党,当然比几个一脸稚气的少年学生要更加重要——当然应当优先予以剿灭。

    于是土方狠狠剜了一眼这个不太听话的部下,转过身去喝道:“走!全体跑起来,前往池田屋支援!”

    他这么下了命令之后,又好像记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有点不耐烦似的盯着站在原地、并没有在听了他的命令之后作为新选组队士立即行动的清原那家伙。

    “伤脑筋哪……竟然在这种临战的时候把羽织给弄丢了……”

    他嘟囔着,狠狠瞪了一眼那个扮起男装来宛若清秀少年一般的家伙。

    “没穿羽织的话,冲进去会被当做乱党不由分说被砍杀的吧。……真是的!今天本来就缺乏人手,别给我乱来啊!”

    在月色和街边房屋檐下的灯笼发出的微弱光线的照耀下,土方看到那个被他呵斥了的家伙却唇角微弯,仿佛像是浮起了一丝笑意。

    这种愉快的表情仿佛让他感到更加生气了。

    瞧瞧这家伙一副临战前缺乏紧张感的松懈模样!即使拥有着不错的身手和剑术,也不能这么散漫啊!真是的,总司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他手下教出来的队士简直跟他一样难缠!

    土方狠狠拧起了眉,粗声粗气地说道:“你,既然没有羽织、进去了也容易被误伤,那就在池田屋外面的街道上警戒吧!”

    他又剜了一眼听到这个命令、似乎显得有点惊讶的那个家伙,记起她刚刚解释的、她身后那几个少年的来历,追加了一句。

    “还有,把你后面那几个孩子也看好了!既然是从海军操练所偷跑出来举发乱党的,脑袋总算还有救……等今天的事情解决了以后,交给京都所司代——不,还是带回屯所,仔细查问一下他们还有什么情报可以提供给我们!为此你可不能松懈,知道吗?!”

    一口气地吼完这些他认为该叮嘱部下的内容,他就转过身去,想一刻也不再耽误地赶快率领剩下的队士赶往池田屋支援近藤君。

    他大声吆喝了一声:“全体,给我跑起来——!”

    而在他身后,那位被他定义为“能力不错却让人头疼”的不听话部下,望着他奔跑起来的背影,以及随着他坚定有力的奔跑的脚步而微微振荡着的黑长直马尾的发梢。他的浅葱色羽织飘起的下摆上以白色绘着的山形纹和背后的白色纽带,在寂深的黑夜里显得那么明亮清晰,仿佛深深地映入了其他人的眼中——

    在他率领着其他十几名穿着浅葱色羽织的队士沿着三条通的大路一直冲了下去,经过了木屋町通、冲进了池田屋,背影在依然伫立在三条大桥桥头的大家视野中远去之后,女审神者终于微微移动了一下自己仿佛已经僵直的身躯。

    然后,她收回一直凝望着远处池田屋方向的视线,转过头去,望着身后的付丧神们,表情半掩在愈来愈深的暗夜里,看不分明。

    按照祗园祭的流程,第二天就将是重头戏“宵宫祭”,装饰华丽的山鉾——也就是类似于“神舆”和台车一类的花车——会在京都的街道上巡行。因此,这一天晚上,有很多居民出来纳凉,感受祗园祭的热闹气氛。

    此刻,搭建在京都各处的山鉾旁,奏起热闹的乐曲。隔着一条沉默的鸭川,女审神者仿佛侧耳聆听着远处传来的笛声与鼓声。又或者,她只是假装如此,实则是在侧耳倾听着另一个方向上的池田屋里传来的喊杀声以及刀剑相交、金铁撞击的声音。

    最后,她抬起视线,环视了一圈自己带来的付丧神们。

    “……我们回去吧。”她语调沙哑地说道。

    没有人说话。直到一道金光闪过,大家重新从建立在本丸庭院里的传送阵中踏出来的时候,依然都保持着沉默。

    然后,女审神者径直大步流星向着走廊走去。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今天就到这里,解散吧。”

    被这种糟糕的气氛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粟田口家的小短裤们飞也似地回到了自己家的房间。

    虽然山姥切国广不会主动说今天的见闻,笑面青江也未必会说,然而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女审神者离去之前,也并没有严令大家不得将今天所遇到的异状外传。

    于是,到了晚饭以后,从出阵回来之后就躲在房间里、以处理公务为名,并未在其他付丧神面前露面的女审神者,洗完澡一边用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长发走在走廊上——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哼着歌——一边看也不看地推开自己卧室的障子门时,瞬间动作就凝固在了那里。

    ……如同这漫长的一天里稍早些的时刻,当她在元治元年的三条大桥桥头,听到新选组副长土方岁三的声音时所表现出来的那样,面露错愕之色。

    因为屈膝正坐在她房间内的那个人,穿着蓝色的和服式内番服、内里还配衬着老年人式保暖内衣,闻声抬起头来,冲着她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

    “啊哈哈哈,你终于回来了吗,雪叶君。”

    女审神者擦着湿发的动作僵住了。片刻之后,她好像理智回笼一般地长长舒了一口气,轻巧地向天飞快翻了个白眼。

    “……所以说,今晚来寝当番的居然是你吗,三日月阁下?”(www.wenxue6.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