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玄幻魔法 风是叶的涟漪 第506章 求人办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第506章 求人办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小说:风是叶的涟漪| 作者:常山赵龙| 类别:玄幻魔法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wenxue6.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
    校长查询了半天,也没见动静。

    冬梅焦急的问道:“校长,怎么样了,英语系还缺人吗?”

    校长放下了手里的资料,遗憾的说:“如果你提前三天过来,你孩子可能还有机会进入我们学校的英语系就读,可是现在,都已经晚了。”

    闻言,冬梅好不容易燃起了希望,瞬间又破灭了。

    她张着大嘴巴,问校长说:“校长,我是前天晚上九点多,才知道孩子高考成绩和录取学校的,我要是提前知道的话,我肯定会提前过来的啊,您就给通融一下吧。”

    话毕,冬梅显的情绪非常激动。

    校长安慰冬梅说:“我们学校就这两个系缺人,现在都满了,所以,您的孩子,还是另寻高就吧。”

    话毕,校长也表示遗憾。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冬梅心里很难受。

    她自己独自一个人来到这里,在学校门口守了两天,却等来了这样一个结果?

    自己回去了,该怎么给孩子交代啊?

    想到这里,冬梅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下午,冬梅回到了家里。

    涛涛从昨天就开始祷告,期待着母亲,可以带回来好消息了。

    可是,当他看到母亲进门时候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进入省城石油学院学习了。

    冬梅进门后,从包里掏出那一瓶自己没有舍得喝的可乐,递给两个孩子,说:“涛涛,妈妈没有把事情给你办成,你该不会怨恨妈妈吧。”

    听到母亲的自责,涛涛心里更加的难受了。

    他说:“妈妈,这一些的后果,都是我当初没有听你和我爸爸的话,是我自己造成的恶果,我怎么能怨恨你呢?”

    冬梅听着孩子的话,她说:“可是,妈妈专门去了趟省城石油学院,也没有给你把事情办成啊?”

    涛涛说:“妈妈,您一个人去了那么大的城市,而且还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省城石油学校,我已经很担心了,这会儿能看到您安全的回来,我已经很高兴了,至于那个育才大学,我大不了不上了,我再重新补习一样,我一定能够考一个,比省城石油学院更好的大学来。”

    听到涛涛要补习,冬梅想到,涛涛在整个高三期间所付出的努力,她就感觉害怕。

    涛涛在整个高三期间,为了提高学习成绩,又是晚上不睡觉,又是搬出去住,又是早上早早就起来,又是不吃饭,简直太折磨自己的身体了。

    冬梅就觉得,孩子要是再这么折腾一年,怕孩子的身体坚持不下来。

    突然,冬梅脑海中又蹦出了另外一个办法。

    只见,冬梅刚才还灰暗的表情,突然亮了起来。

    她对涛涛说:“涛涛,你先别着急补习,妈妈这里还有一个办法。”

    听到母亲还有办法,涛涛精神抖擞的问:“妈妈,你还要跑那个学校啊?”

    冬梅一边走到电话跟前,一边说:“我现在给你志强舅打个电话。”

    听到志强舅,涛涛知道那个远房亲戚。

    他很小的时候,就听妈妈讲过,过关于志强舅的故事。

    一九四二年,河南发生大饥荒,志强舅的爸爸,爷爷,奶奶,哥哥,弟弟,先后在饥荒中饿死,只有母亲和他活了下来。

    他们母子两人,一路顺着铁路逃荒,从河南逃到了关中腹地尹家村。

    志强舅的妈妈,带着志强舅嫁给了村子的光棍,又生了三男一女。

    因为志强不是继父的亲生孩子,所以他从小非常的可怜,经常的吃不饱,穿不暖,而且还受到继父的虐待。

    冬梅爸爸当时是尹家村的村长,他看着志强可怜,便把村里唯一一个当兵的名额,给了十八岁的志强。

    从此,志强便离开了农村,参军入伍。

    由于志强在部队里面表现优异,并且考取了部队大学,所以他很快就晋升为了军官,退役后便在政府机关工作,并且身兼要职。

    涛涛担心的看着母亲说:“志强舅会帮咱们吗?”

    冬梅自信的说道:“要不是你外公,你志强舅现在,肯定还在家种地呢,现在咱们有难事儿,我想他怎么着,也该帮帮咱们吧。”

    说着,冬梅就打通了志强舅家的电话。

    冬梅非常的客气,她在电话中说道:“志强哥,我是冬梅,你这会不忙吧。”

    虽然电话没有开免提,但是涛涛在旁边却听得非常清楚。

    志强舅说:“哦,冬梅妹啊,你有什么事情,就快点说吧。”

    闻言,冬梅赶紧说道:“志强哥,我儿子涛涛今年高考,考的成绩不错,上了一本线,可是由于高考志愿填错,导致志愿滑档,最后被一所叫做育才大学的民办大学给录取了,我想请你……”

    冬梅口中的帮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志强舅给打断了。

    他直接拒绝了冬梅说:“我虽然在市里工作,但是这个忙,我确实帮不了。”

    涛涛清晰的看到母亲的喉咙,突然动了一下。

    显然,母亲已经哽咽了。

    冬梅求人心切,她说:“志强哥,我知道您有这个权利,所以我才找的你,我也没有求过您,帮我什么,现在我儿子高考这件事情,算是我们家,最重要的事情了,就请你……”

    冬梅依旧把帮字还没有说完出,就被志强舅给打断了。

    他说:“我的管辖范围是市里,出了市里到省里,我就管不了了。”

    话毕,志强舅没有说再见,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被人直接关断了电话,在一旁的涛涛心里很难受。

    他无法接受母亲被人这样无理的拒绝。

    可是,冬梅却安慰涛涛说:“你志强舅现在是大官,工作特别忙,既然咱们在电话里面说不清,不行咱们就去趟市里,找找你志强舅吧,当面给他说说,说不定他还能帮上咱呢。”

    听到母亲又要跑市里,他知道母亲刚落脚,还没有休息就要就要继续出去给自己跑路,涛涛心里很是自责。

    他知道,是自己的失误,才给母亲造成了这么大的痛苦。

    如果知道现在是这么个样子,自己当初在填写志愿的时候,就听父母的话了。

    可是,人世间没有如果,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更不可能时光倒流。

    涛涛看着母亲问说:“妈妈,我们真的要去市里找志强舅吗?”

    冬梅说:“打电话说不清,那咱不去市里找,怎么办啊?”

    涛涛劝着冬梅说:“妈妈,你刚才从省城回来,你就先休息一个晚上,咱们明天再去吧。”

    冬梅猛的回国头来,看着涛涛说:“我们现在正在和时间赛跑,哪怕晚一步,都可能改变你的前途和命运,哪里还敢怠慢,你赶紧去收拾一下,我们现在就出发。”

    听到现在就要走,涛涛愣住了。

    他说:“妈妈,我们饭还没有吃,这会就走啊?”

    冬梅说:“哪里还有时间吃饭,出去买个肉夹馍,边走边吃吧。”

    说着,冬梅就去卫生间,上了个厕所,然后把头发梳了梳,就领着涛涛出门了。

    冬梅必须赶在志强舅下班前,抵达办公楼的门口,不然,错过了志强舅下班,那可就白去了。

    冬梅和涛涛还算顺利,他们很快就抵达了办公楼门口。

    冬梅看看时间,已经五点十五了,距离五点半下班,还有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

    冬梅告诉涛涛说:“孩子,我们必须进去,然后再五楼等待你志强舅从办公室出来。”

    听到要进去办公楼,涛涛惊讶的说:“在门口等待不行吗?”

    冬梅给涛涛解释说:“你志强舅是大忙人,我们和他说话的时间,只有从五楼坐电梯到一楼,然后从一楼走到门口这段距离,就这么一点时间,我们一定要好好把握,不然错过了,可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闻言,涛涛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说:“这么短的距离,肯定不超过五分钟,我们用五分钟的时间,能说的清楚吗?”

    冬梅说:“所以我们得提前组织语言,提前想好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并且以最短的时间,说最多的信息为主。”

    冬梅想好了话之后,就要带着涛涛进办公大楼。

    像别的地方一样,冬梅被门岗房的大妈给拦住了。

    大妈上下打量着冬梅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冬梅直接告诉大妈说:“大妈,我们是过来找人办事的,你就让我们进去吧。”

    大妈并不相信冬梅,她说:“你们找谁?”

    冬梅说:“我们找尹志强。”

    听到冬梅要找这里的一把手,大妈警惕的问道:“你有他的电话吗?”

    冬梅赶紧拿出来电话本,给大妈读着志强舅的电话号码。

    大妈走到了电话亭,拨通了志强舅的电话,说:“您好,请问是尹志强吗?”

    志强舅说:“是啊,怎么了?”

    大妈说:“门口有个女人带着儿子,要进来找你……”

    志强舅打断了大妈的话说:“你让她进来吧。”

    闻言,大妈放行了冬梅和涛涛。

    冬梅带着涛涛来到五楼后,两人紧张的在电梯口等待着。

    此时的涛涛,非常的紧张,他不知道在这短短的五分钟之内,志强舅会不会答应帮助自己?

    不一会儿,志强舅下班出来了。

    只见,他的周围跟了好几个人。

    冬梅忙热情的迎了上去。

    冬梅非常的客气,她笑着说:“志强哥,我把孩子给您带过来了。”

    说着,冬梅就朝着涛涛喊道:“快开过来,喊你志强舅。”

    涛涛快速的跑了过来,然后给志强舅鞠了个鞠躬说:“志强舅舅好。”

    当志强舅看到涛涛后,他先是一笑,然后说:“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啊,时间真是过的太快了。”

    话毕,他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冬梅刚要说话,电梯门就打开了。

    志强舅走路很快,仿佛很着急一样。

    他一个步子就迈进了电梯。

    冬梅看到志强舅跨进电梯后,她也赶紧拉着涛涛,走进了电梯。

    当电梯开始下降的时候,冬梅终于找到时间和机会,可以开口说话了。

    她说:“志强哥,事情是这样的,涛涛这孩子呢,高考成绩还不错,可是就是填错了志愿,滑档了,被调配到了私人的民办学校……”

    志强舅再次打断了冬梅的话,他说:“你想让我,给你帮什么忙?”

    冬梅说:“志强哥,你要是在教育局认识人的话,就把涛涛给重新调配一下,把他放到一个公办的学校,哪怕是二本也行。”

    当冬梅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电梯已经到了一楼。

    志强舅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冬梅的话,便出了电梯。

    冬梅算是走路比较快的人,但是她也要一路小跑的,才能追上志强舅。

    而涛涛更是跟在后面,丝毫不敢怠慢。

    冬梅边追边说:“志强哥,我知道您只要一句话,这事情肯定就办了……”

    冬梅的话还没有说完,志强舅就出了大门。

    紧接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开了过来,志强舅一边上奥迪车,一边说:“这件事情,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帮不了你,你先回去吧,要是有什么事情了,你再联系我。”

    说着,志强舅就关上了车门。

    而站在原地的冬梅,只听到一阵汽车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便看到志强舅的车,消失在了人海茫茫之中。

    相比冬梅的淡然,站在旁边的涛涛完全被震撼了。

    他看着街道上的人来人往,心里难受的说:“妈妈,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从县城赶来市里,只能和志强舅说不到五分钟的话啊?”

    冬梅长舒了一口气说:“求人办事嘛,不这样,怎么办?”

    涛涛看着母亲说:“可是,志强舅并没有答应给我们办事啊?”

    冬梅低着头,看着地上,说:“既然办不成,那就算了,志强舅肯定也有自己的难处,我们另外想办法吧。”

    说着,冬梅就带着涛涛朝车站走去。

    一路上,冬梅的心情灰蒙蒙的。

    她心里很是难受。

    她心说,求人办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孩子只不过是改动一下高考志愿,重新给分配个大学而已,志强舅怎么就不帮自己呢?

    难道他就不记得当年,是谁把村里唯一一个当兵的名额给了他,让他去当了兵,才有了他现在的高高在上吗?

    虽然冬梅的心里在抱怨,但是她并没有怨恨志强舅,因为她知道,志强舅一向勤政廉洁,秉公执法,是绝对的清官和好官。

    所以她还是对志强舅怀抱着一种崇敬的心态。

    而涛涛就不一样了,这次的求人办事,给他实在的上了一课,让他明白了即使自己在前期使劲的努力,但是如果最后一步选择失误,导致虎头蛇尾的话,还是会一败涂的。

    同时,涛涛也告诫自己,从此以后,自己再也不能这样折腾母亲了,让母亲这样一个有病在身的人,来来回回的跑,反反复复的折腾。(www.wenxue6.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