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都市言情 修真界第一狗仔 103.神器宝塔

103.神器宝塔

小说:修真界第一狗仔| 作者:岚月夜| 类别:都市言情 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

【文学楼】欢迎您 牢记域名:www.wenxue6.com,方便下次阅读小说《修真界第一狗仔》最新章节...
    看到防盗章的是订阅比例不够, 不想多买就等几小时吧~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时季鸿站了起来,“你会告诉我你用的什么法术吗?”

    呃, 是不会, 因为根本不存在法术!邱雁君撇撇嘴, 转移话题:“说起来,昙星宗早已没落, 跟归雁城可比不了, 我爹为什么会被陆致领打动?还有华令宇, 他风流名声在外, 红颜知己遍天下,而且紫浮宗嫡支弟子没听说有成家的, 这两人身上到底有什么可图谋的?”

    这两个问题, 时季鸿也疑惑不解, 但他并没有应声,而是走到邱雁君跟前,拈了一片锁好边的绢帛走, “这个也有你说的蚕丝吧?我拿去玩玩。”

    邱雁君阻拦不及,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己房门外, 之后不久,剩下那叠同一根蚕丝出品的绢帛上渐次浮现三只大乌龟,乌龟背上还写了名字, 分别是“邱至澜”、“陆致领”和“华令宇”。

    邱雁君:“……”

    绢帛上的图案变幻了大半晚, 从乌龟到猪狗再到飞鸟龙蛇, 各种形态不一而足, 共同点是都画的很丑。到了最后,绢帛上的画突然清空,变回原本的空白,邱雁君以为时季鸿玩够了,正要把东西收起来,却发现绢面忽然由下至上缓缓画出一道弧线,到顶之后又向下画了对称的一道弧线。

    这一次画画的人下手很慢,似乎画的很仔细,邱雁君耐心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他画的是一只长耳朵兔子,兔子画完丑萌丑萌的,她忍不住嘀咕:“这货这把年纪了,居然还有童心。”

    话音刚落,丑萌兔子胸口那里就多了一团墨迹,并在最后勉强画成个心形,接着兔子右边又开始写字,“黑心兔子邱雁……呸!时季鸿这个王八蛋!”邱雁君看着最后定格的画,气的把绢帛随便塞进鱼袋,倒头睡了。

    第二天继续赶路,所有人都换了衣服,华令宇很骚包的穿了一件紫袍,袍子刺绣精美,上面瑞兽齐聚,邱雁君看着他笑的同时,心中点评了四个字:衣冠禽兽。

    陆致领仍旧穿一身玄底广袖袍子,只领口花色与之前那身不同,他笑容还是那么的谦逊诚恳,语声也格外温和,问邱雁君休息的怎么样。

    邱雁君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想假意敷衍这两人,尽可能了解更多信息,所以今天也特意打扮过。牡丹团花底纹的白绫短衫搭配明黄百褶长裙,裙子上绣了百鸟朝凤,华丽至极,头上也相呼应的戴了一支黄澄澄的凤簪,耀眼夺目,还有耳边垂着的琥珀耳坠、腰间羊脂玉佩压裙,手臂挥动间露出的羊脂玉镯,无不显示出她打扮的精心。

    华令宇眼中的惊艳毫不掩饰:“看五小姐气色这么好,就知道一定休息的不错。”

    “确实难得一夜好眠,还要多谢两位细心照顾。”邱雁君悄悄缩短了一点距离感,抚着自己鬓发,貌似羞涩的回话。

    同样换了新衣,想凭衣饰压邱雁君一头的何沁瑶,看到众星拱月般被围在中间的邱五小姐,心中又妒又羡——似乎只要邱雁君在,所有的光就都会被她吸走,自己无论怎么打扮,都逃不脱黯淡无光的下场。

    站在外围看热闹的时季鸿这一次终于看破了何沁瑶的心事,上了法器之后,再和昙星宗弟子说话时,就有意无意打探了一下何沁瑶的身世来历。

    “何家世居毕朗峰几百里外的秀水镇,也有点家底,还出过元婴修士,据说何沁瑶的父亲救过陆致领,所以在他走火入魔后,就将幼小的女儿连同家仆一起送到了毕朗峰,也算是托孤了。”

    连续几天赶路后,他们一行人到了南津大峡谷以西最近的一座城池天工城,天工城以铸造法器闻名于世,是修士们必来之地,热闹繁华之处,少有城池能比。大家商量过后,决定在这里停留两日,邱雁君和时季鸿也就又有了独处说话的机会。

    “我也听华令宇说了几句何家的事,好像何沁瑶原本有个兄长的,但还没结丹就莫名其妙失踪了,何家的一切家产也就只剩何沁瑶一个人继承。你说陆致领会不会……”

    时季鸿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一眼神秘兮兮的女人,“你这是由己及人么?你爹这样,你就猜别人也这样。”

    邱雁君瞪他一眼:“我爹哪样了?他侵占你家财产了?”

    这是他们两个从未谈及的话题。时季鸿已经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在邱雁君面前不掩饰自己对邱至澜的看法的,而她好像也从未表示过惊异,似乎他这种“不知感恩”的行为很正常,甚至于从未问过他为什么会这样。

    “没有。”愣了一愣后,时季鸿干巴巴的回答,“何沁瑶身边有忠心老仆,她的吃穿用度也大多是自家带来的,陆致领的弟子都说他非常疼爱这个小弟子,平时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没提过何家家产。”

    假装没发现他话题转移的很生硬,邱雁君点点头说:“所以目前为止,并没发现什么异常。哎,陆致领是怎么当上宗主的,你打听到了吗?”

    “这个可不好直接打听,只听说陆致领当上宗主有紫浮宗的支持,时间大概就是何沁瑶被送上山的五年之前。”

    “紫浮宗啊,等我跟华令宇打听一下,他一会儿会来找我,说要带我出去逛逛,我跟我爹说了,叫你同去。”

    时季鸿嗤笑:“我为什么要去碍眼?”

    “你不去?”邱雁君侧头,上下打量了一眼他,“行啊,那我去跟我爹说,我也不去了,因为你不陪我,我不敢跟别人一起出门。”

    时季鸿:“……”

    一刻钟后,时季鸿咬着后槽牙绷着脸跟在华令宇和邱雁君身后,活像个讨债不得的债主。

    邱雁君想到他的脸色就忍不住笑,华令宇不知底细,还以为邱雁君是高兴跟他一起出来逛,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样,热情洋溢的给邱雁君介绍天工城,哪里可以买到好东西哪里有好吃好玩的哪里风景好,如数家珍。

    “咱们先去斯远街转转,那里有间珍宝堂,打造的首饰一向别致新奇,别的地方是没有的。”华令宇走的是讨好美人路数,自然先带着邱雁君去挑首饰买珠花。

    邱雁君对天工城也有耳闻,就跟着他走,顺便说:“听说美人榜和高手榜也都在斯远街张贴。”

    “对,百通苑就开在斯远街。”华令宇笑着点头,“五小姐正该去榜下转转,叫那些编排榜单的人见了也知道惭愧——竟然将这样一位绝代佳人漏了,可见这美人榜有多名不副实。”

    邱雁君脸颊微红:“华真人可别这么说,我哪里能跟榜上的美人相比。那第一美人许芝菲也不知是何等风采?”

    仙笈界美人榜首位的宝座已经二十多年不曾易主,现在的第一美人许芝菲,乃北大陆第一名门玉莲宗宗主凌画冬的得意弟子,七十六岁顺利结丹,并在结丹大典上艳惊四座,从此登上美人榜首位就没下来过。

    玉莲宗与紫浮宗一向齐名并称,两派也有些往来,华令宇就答道:“芝菲仙子结丹之时,我还未曾结丹,去参加大典的是我同门师兄,不过我结丹之时,芝菲仙子曾代表玉莲宗亲临东辰岛做客,有幸与她说过几句话。依我看,单从外貌比较,五小姐你与芝菲仙子算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并无高下之分。”

    这个马屁拍的邱雁君舒服极了——要不是有个邱至澜那样糟心的爹,她本来对自己这副躯壳是十分满意的,谁不想做个倾国倾城大美人?长成这样,哪怕照镜子心情都会好上几分,更不用提高颜值带来的其他好处。

    但她知道自己美是一回事,由见多识广的华令宇说她和第一美人许芝菲旗鼓相当,又是另一回事。邱雁君对自己的外貌又多了几分信心,笑容也随之灿烂许多。

    华令宇被这笑容晃花了眼,根本忘记了后面还有个“监视者”,一路殷勤讨好,买了一匣子首饰给邱雁君不算,还去对面仙衣馆帮邱雁君订做了十套裙子。

    “真是土豪啊。”邱雁君量完尺寸出来,看着出去给她买点心的华令宇感叹。

    “土壕?”坐在一旁陪逛到几乎要睡着的时季鸿抬头问,“什么土壕?”

    邱雁君也差点把他忘了,赶紧摆摆手:“没什么,走吧,他们说衣服做好了,会直接送去紫浮宗。”

    时季鸿撇撇嘴:“说的跟你已经嫁进紫浮宗了似的。”

    邱雁君转头近距离给了他两个白眼:“少废话,走,看榜单去!”

    说起来也怪华令宇,他与牛粲华早就认识,但因为最近认识了邱雁君,跟她一路同行,好感倍增,又在东辰岛多了几天独处机会,眼里就没有别人了,无论去哪里玩,都优先照顾邱雁君。牛粲华也是天之娇女,在家万千宠爱的,哪里受得了这个,没两天就忍不了,单方面宣战了。

    这一天他们一行十来个人到紫浮宗离陆地最远、深处内海的卧霞岛游玩,卧霞岛这一脉善观天象,在推衍天机、看相问卜方面特别擅长,华令宇带着客人来,岛上主事的星宇阁阁主特意派了弟子陈嘉星相陪,大家觉得机会难得,就都围着陈嘉星,请他看看各人面相如何。

    陈嘉星比华令宇大了一辈,但年纪其实并不很大,只比华令宇大了十几岁,也还有点少年心性,就逗着大伙玩,随便看几眼说几句好话。

    牛粲华不甘心被敷衍,追着问:“那真人看看,我和邱姑娘,谁的面相更好些?谁在修仙路上更有成就?”

    曾经被无神论影响了很多年的邱雁君,对相面这种事一向是嗤之以鼻的,所以大伙凑热闹找陈嘉星相面,她都一直没靠前,这会儿突然被牛粲华拉出来比较,脸上也毫不掩饰的露出“好意外哦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的表情。

    哪知被众人围着的陈嘉星在看清她长相时,竟明显的怔了一下,还排开众人走到她面前,问道:“这位姑娘是?”

    “这是绛云岛主爱女邱雁君。”一直没能插空好好为大家作介绍的华令宇笑道,“师叔,可是雁君的面相有什么特别之处?”

    陈嘉星迹近于无礼的盯着邱雁君的脸,听了华令宇这句问话,突然笑道:“当然有了,难道令宇你看不出邱姑娘特别美吗?”

    他虽然是开玩笑,语气却很正经,毫无调笑之意,于是除了牛粲华之外的人就都笑了,邱雁君假装害羞低头,陈嘉星却又立刻跟上一句让人震动的问话。

    “不知令堂是哪一位?我早年认得一位前辈,与邱姑娘倒有几分相像。”

    这个理应人人都能回答的问题,邱雁君还真不知道,她神色黯然的摇头,说:“家母生下我就走了,家父从不肯提起,是以……”

    站在几步开外的时季鸿接话道:“敢问陈真人说的那位前辈是何来历?”(www.wenxue6.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添加书签] [章节错误/更新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