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流氓医仙在都市 > 第六百零五章终章:前路漫漫

第六百零五章终章:前路漫漫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流氓医仙在都市 (ie)”查找!

    藤蔓一直回到一棵极为高大的树下,它才停了下来,方立发现他已经被挂在了半空,而周围全是和方立一样被树藤挂在半空的符文师。

    方立转了转身体,他一回头正见到那藤蔓将他送往这棵巨树两扇开阖如同牙齿一般的结构中,巨树用藤蔓捉住猎物就将被它麻痹的猎物送到这里碾压绞碎,然后碾碎的尸体残渣直接被它丢到脚下充当肥料。

    在方立前面已经有好几个符文师惨遭毒手,眼看着两扇厚重的木板就要想他挤压而来,方立身体忽地向上弓起,一簇离火真焰将悬住他脚腕的藤蔓瞬间切碎。

    挣脱控制之后他就用神念飞到半空,离火真焰倏得边长,刷刷几下连续横扫几下,周围这些被抓来的符文师全被他解救下来。

    但毁掉的这些藤蔓对于这棵巨树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它自诞生就盘亘在这里,枝枝叶叶早就渗透到这片峡谷的每一个部分,此刻一大段树须受损,而更多的树须则是如同利剑一般向方立缠绕而来,不想陷入这种缠斗中的方立值得借助又向上飞了一段距离,一直飞到树冠上,他才发现甚至是这些浓郁的雾气也全是巨树上端的树叶所产生的一种物质。

    方立又向上飞,一直飞了有数百米,几乎到了峡谷上端,他这才漫雾气覆盖的区域,他继续向中间飞,直到飞到能够直接观察到巨树的树冠全貌的地方他才停了下来。

    他落到树上,这棵树的每一片树叶都有蒲扇一般大小,但脉络却十分清晰,下方的树叶常年笼罩在雾气之中,通体是暗红色,而这上方沐浴在阳光下的树叶则是呈现出象征着一派生机的嫩绿色。

    就在方立感受着巨树给他带来的震撼时,忽地他脑海中那个羽翼的坐标位置突然与他现在的位置重合在了一起。

    方立低头一看,水晶羽翼正闪烁着赤红的光芒,和他正下方的暗红色树叶混杂在一起,方立一喜,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正要飞身下去将水晶羽翼取走,这时下方的迷雾中却传来冲天的喊杀声。

    那一大群同样也跟着坐标而赶了过来,他们在地面和这树妖厮杀在一起,树妖虽然有庞大的体积优势,但它终究也只是一个七阶的怪物,数千名符文师同时施展的破坏力实在惊人,陨石,雷电,火焰,冰霜,因为这些符文师本身偏好的差异,他们各自所精通的符文技也是千差万别,这也导致了他们的攻击是如此绚丽多彩。

    能量弹附带的光芒可以穿透迷雾,方立在上空饶有兴趣地观察着他们与这巨树的对决,双方你来我往的相互攻击着,那名男子指挥着众人着重攻击巨树的本体,很快固定在原地巨树就陷入被动的境地。

    忽地巨树抖动起来,枝桠与树叶晃动时发出了莎莎的声音,像是在传达某种信号一般,很快方立就看到黑压压地一大群蝙蝠从峡谷深处的洞穴中涌出,它们张着尖锐的牙齿,不要命地一般向符文师们攻击而去。

    “,都闪开,看我的!”人群之中窜出一个矮胖子,他手里拿着一把破破烂烂地油纸伞,叫嚷着让人群分开。

    众人显然也都认得这胖子手中破伞的威力,纷纷避让开来,给他留足了空间,人群中矮胖子一马当先,所有的蝙蝠也直都冲他,只见他不闪不避,手中破纸伞倏得挣开,一条极长的火舌从伞尖向前喷涌,直接将他身前铺天盖地的蝙蝠笼罩其中,火舌中带有中奇特而无物不燃的能量。

    蝙蝠本来就飞行的极为密集,而某一只一旦被烧着因疼痛又会乱撞,原本黑压压地一片,很快就被点成一片火海,它们簌簌如同饺子下水一般被火焰烧落在地。

    “目标在树冠!”原本还震惊于蝙蝠火海的人群,他们的目光瞬间又被这声呼喊吸引了过去。

    原来雾气被这奇异的火海烧散,原本隐藏于雾气树杈直接的羽翼此刻闪烁的光芒异常显眼。

    众人看的一阵眼热,正要上前抢夺,将他们组织在一起的男子却抢先飞在他们前面拦阻他们,他道:“诸位,且慢!”

    “又怎么了?当初不是说好要各凭本事争抢任务物品嘛?难道现在又要反悔?”人群中有人用手段隐匿身形后喊出这段话。

    男子摇头道:“我只是想说,这件东西真正的守护者还没有出现,诸位可不要先内斗起来。”

    众人这才想起来他们半天都是和一棵妖树在作战,而传闻中精英营的守卫者一直没有出现过。

    他们在树下沉默一会儿,树梢上挂着的羽翼依旧在闪烁着诱人地荣耀光辉。

    “会不会是今年规则有变化?从来没有人说过一定会有精英营的人看守啊。”有一个人开口说道。

    “不无可能,让我试试就知道了,”人群中这人说完就冲天而起,就在他快要接近羽翼时,方立从上一跃而下,他狠狠一脚踏在那人背上,直接将那人打回地面,方立抱起长着羽翼的盒子,静静地看着众人。

    他本想等这些人打个你死窝火再出手抢夺羽翼,但就在刚才那男子接近羽翼时,他脑海中却突然闪出一条提示,提示说只要任何人参与考核的符文师接触到羽翼,就算他考核失败。

    为了不被淘汰出局,他只能跳出来将那个符文师给一脚踹下去。

    “看来守护者就是你了!”为首的那名男子冲天而起,但很快他所在的位置上只留下一团暗影,待暗影消失男子的身形却已然消失不见。

    “嗖!”几道破空声传达方立耳边,他向后一扬,几道暗影刺从他脸庞擦过,方立避开之后,下方的符文师纷纷叫嚷着,各色的能量弹攻击全部都冲他飞来。

    方立见势不妙,立刻使用神念之力裹挟着他的身体冲入峡谷深处那个黝黑的洞穴之中。

    洞穴阴冷而潮湿,因为之前有大量蝙蝠聚集,此刻充满了难闻的气味,在黑暗中方立几乎找不到洞穴的尽头,他只能尽量向深处飞去,好在洞穴里面七拐八绕的,就算那些符文师们有他的定位,一时半会儿也摸不过来。

    飞了好一会儿,方立这才停了下来,这里应该是位于洞穴的核心位置,巨树的根系从上垂下,有贯穿到地下深扎其中,整个地下大厅都覆盖在根须之中。

    在这个洞窟的中央位置,树根相互缠绕生长,砣成了一大团,方立正想走进看看这个缠成球状的根须,忽然一个黑影趴在他的肩膀上,方立反应极快,他回身一脚将这个怪物踹飞,一束光源打过去这才看清这是一只大个蝙蝠,它的体型和人相仿,应该是和这棵巨树共生的那群蝙蝠的王。

    方立每退后一步,它就不要命一般地冲上来攻击,方立回头看着那一团树根明白了它是在看守着这里的什么东西,方立一心二用,一边撑起一个防护罩,另一只手上瞬间画上一个强力的符文阵轰击出去。

    能量在气流涌动发出尖锐地轰鸣声,随后准确无误地轰击在蝙蝠的胸膛上,一团耀眼地电光瞬间将蝙蝠吞噬,它被爆炸轰飞出去很远,巨大地冲力直接让它被电的漆黑的身体嵌进墙里。

    “它守护究竟是什么?”方立手持离火真焰,他将离火真焰向这一坨树根中使劲刺了进去,随着外围树根地燃烧殆尽,里面一颗闪烁着翠绿色光芒的生命之珠显现了出来。

    生命之珠光芒照耀在方立身上的那一刻,方立体内的九转重灵决便表示出了对这股能量的渴望,他刚想上前一步拿起生命之珠,一道暗影刺从斜上方直直划向方立的脖颈处。

    方立头也不回地将离火真焰抛起,他通过神御决操纵这离火真焰缠上暗影中的那名男子,那名男子本来还想直取方立,但离火真焰贴着他脖子擦过的一瞬,让他的心瞬间凉了下来。

    方立并没有杀他,这只是给他的警告,而这人倒也识趣,知道自己一个人奈何不了方立后就闪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方立没有闲情去管他,他拿起生命之珠后就盘腿坐到那里,九转重灵决的内炁自动运转起来,方立闭目吸纳起这股磅礴的能量。

    过了许久,生命之珠上的光华逐渐消散,而附着在其上的象征着生命的符文纹路则是转移到了方立身上。方立将这最后一点能量吸纳完成,汹涌地能量随着内炁的引动冲刷着他的身体,很快他卡在六阶的瓶颈就被彻底冲开,从六阶到七阶对于一个生命体来说是一次彻彻底底的蜕变,方立此刻也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含义,他只觉得身体越来越轻,而他眼前似有无数的线条在流转,这些流转的符文最后汇聚成一个庞大的符文阵在他背后轮转,方立知晓,这些线条就是他体内能量属性所演化出来的先天符文。

    方立能感觉到他突然多出了一种对于周边生命的掌控感,这个符文阵是代表生命的符号!

    忽然又是一种符文从他左手涌出,这些能量回路闪烁着火红色的光芒,正是火灵赠与他的天赋符文,而他的右手则还有一种符文涌出,这种符文则是诡异的幽蓝色,能够随意的控制白骨与灵体。

    正在方立惊异围绕着他选择的三个符文阵时,大队的符文师此刻也追寻着坐标赶到这里来。

    “把羽翼交出来,饶你不死!”一个符文师叫嚣着说道。

    方立则是轻笑一声,他背后的那象征着生命能量的符文阵瞬间被点亮,原本失去能量供应枯败下去的妖树的根须此刻复苏过来,它们扎破坚硬地岩石向挤进来的那几十名符文师涌去。

    一名符文师立刻放出强力的火属性符文,方立左手的符文阵闪烁,免疫火焰的符文纹路很快传满了整条藤蔓。

    这些符文看到他们火焰对藤蔓完全产生不了任何效果,这才开始惶恐起来,方立则是大笑着用藤蔓将他们绑着送出洞穴之外后,就堵住了洞口,安心在这闭起关来。

    剩下一天半的时间里这群符文师用尽了各种方法想要攻入方立所在的洞穴内,但因为地形狭小每次最多攻进来几十人,在巨大的等级差距下都会被方立碾压着丢出去。

    气得这些符文师最后一齐使用水系符文技,直接将方立所在的洞穴淹没。

    方立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这些水对他造不成什么致命的效果但他也不想这么狼狈,于是便控制着藤蔓从岩石和泥土中破开一个出口,他直接到来了地表。

    大部分的符文师都在洞穴之中考虑着怎么对付方立,但方立却来到洞口处,他收拾了守住洞口的这些人以后,便将洞口给封死,他堵住洞口不让任何人出入,一旦有人冲击,方立就会使用强力的水系符文技将这些人冲回洞穴里,直到贤者之塔接引的人从天而降,这些符文师们才得以解脱。

    他们一个个从洞穴走出来的时候,全都万分狼狈,不少身上还沾染着蝙蝠的粪便,被水流冲的披头散发。

    这次的符文师大赛圆满落幕,虽然综合评分那个使用暗影力量的男子是第一,但真正的赢家却方立。

    在贤者之塔的符文师大赛的颁奖仪式上,各国的君王都会应邀前来参加,方立这个最终赢家虽然也会在场,但他并不会参与评估,他只是来领取他的奖励的。

    在对来自各国的符文师完成评估后,就到了愿望实现的颁奖环节,这个环节一般都是公开执行,以此来激励后来的符文师们。

    方立很快被叫上了台,那对水晶羽翼也被当作奖励赠给了他,当主持此事的符文师问道方立有什么愿望时,方立则是缺失了宝石的吊坠,道:“我想要复活一个人。”

    一名气势如海的老者走上台,他眼中闪烁着神光,望向方立,开口道:“你可知复活规则?”

    方立道:“知晓。”说着他身形一闪而逝,再回来是怀里多了个女孩的尸体,正是小兰被冰冻许久的尸体。

    老者睁开眼睛看向方立怀中的小兰,忽地周围一切都静滞下来,然后围绕着小兰的那一小片时空开始回溯,一直回溯到两年以前,她为方立挡下那一击的时候,老者伸手一抓,直接将小兰从那片时空中给抓了出来。

    小兰从半空跌落在方立的怀中,她缓缓开口道:“傻子,这是哪里,我们怎么在这里?”

    方立则是微笑着看着她,没有说话。

    每次符文师大赛,巽狸的母后给灵族的女孩选婿也是一个固定的环节,想要娶灵族女子的符文师会去一个指定的区域集合,然后由巽狸母后带过来的那些女子们挑选自己称心的夫婿,赠送用她们初羽织成的新衣。

    方立把小兰托付给小雅之后,他便抱着羽翼直接走向和他母后站在一起的巽狸身旁。

    “你是那个最终环节的赢家?不错,很优秀的年轻人,你可以在这里看看有没有你们彼此心仪的女子,”巽狸的母后微笑地看着方立,她以为方立也是要来娶走一位灵族的女子。

    “我已经有了心仪的人,希望您能成全我们,”方立说着便将巽茹用初羽给他织的衣物披在身上。

    “你”巽狸的母后先是气得要爆炸的样子,随后她才平复了一下心绪,道,“你也算是个少年英雄了,我明白的跟你说,她被我关在我族禁地冰狱之中,你有本事把他救出来,我就把她嫁给你。”

    方立笑道:“您就算不愿把他嫁给我,我也会把她就出来。”

    说完,方立就拉着巽狸通过贤者之塔的传送阵回到了灵族的国度,冰狱犹如一道天堑一般横亘在悬崖另一侧,方立则是骑着烈焰战马,一记当前,他手中举着碳素长剑,一记混着一剑诀的惊鸿一瞥直接将冰狱的外墙劈碎。

    羽族的卫兵们纷纷前来阻拦,被关押这的那些穷凶极恶地妖怪们则是和卫兵们厮杀在了一起,方立为了以后不让巽茹为难,便跳开于那些卫兵们的缠斗,他用神念控制着飞剑,一剑带走一个怪物,他身上的长袍则是将这些死去的怪物们的能量全部吸走,又将他们转化成骷髅帮助方立压制卫兵。

    方立一路杀到冰狱的最底层,他将一脸憔悴的巽茹抱在怀里,巽茹难以置信地痛哭起来,方立则是带着她跃上战马,一路飞回贤者之塔。中间这一来一回没用五个时辰,贤者之塔正在举行晚宴时,方立则是已经带着巽茹回到了巽茹母后的身边。

    “好,”巽茹母后知道方立直接毁了冰狱后,非但没生气,反而又称赞了方立几句,虽然他们瞒着她有了夫妻之实很让人气恼,但是一个真正爱护她女儿而且又有能力保护巽茹的男人,如今方立已是名满天下的青年俊彦,她也再没有道理再将两人拆散。

    在巽狸近乎嫉妒的目光中,方立在拒绝灵族王位之后,他将水晶羽翼作为聘礼,赠送给巽茹母后之后,便将巽茹抱走。

    第二天,方立来到贤者之塔的执法堂,他向执法堂的长老说明了哈维因将军的遭遇,想要让对方赦免哈维因,对方虽然热情接待了方立但却没有答应他的请求。

    那长老道:“我们也是按照规定办事,就算哈维因是被陷害的,但已经从他保卫国家变成了侵略者,我们便不能坐视不管,除非你让潘达亚的君主再将洛宁城要回去,我们才能释放他。”

    “好!”说着方立便飞出了贤者之塔,第二天便传出一个震惊大陆的消息,洛宁城宣告独立。

    执法堂长老目瞪口呆地看着来要人的方立,但他之前已经说过放人的话,此刻又不能把说过的话收回去,便只能硬着头皮放人。

    方立在把哈维因将军这件事情解决之后,此后便专心地和巽茹生活在了一起,他也逐渐混入贤者之塔的上层,在明白了贤者之塔的目的是组织普天之眼这一类破坏世界平衡的组织之后,方立又把地球拉到了贤者之塔的这一战线上。

    符文与科技碰撞在一起,很快就在两个世界内引发了一场全新的变革,而方立作为这场变革的风云人物被载入史册。

    在二十年后得一天,数十个普天之眼组织的九阶强者组织了一场突如其来袭击,让在地球上方立参与一场符文科技新品发售会的方立身受重伤,方立在杀死对面十数个九阶强者之后,自己也灯枯油尽,就在众人悲戚,敌人窃喜的时候,九转重灵决的第八次重生让他直接从九阶迈上全新的超越境。

    复苏的方立直接找上普天之眼的总部,他放开手脚,直接将普天之眼全部捣毁,而那个自称为神的超越境强者也被方立拼命的情况下险些杀死,直到周围宇宙中的超越境强者一起前来劝阻,方立才留他一条性命。

    此后,他便回到贤者之塔,安安静静地守护者巽茹和继承了他那优秀天资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