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修真小说 > 我自江湖成仙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勇者修缘

第六百五十四章 勇者修缘

 热门推荐:
    【】

    漆黑的山与漆黑的夜融为一体,显得异常沉闷厚重,就宛如压城的黑云,让人憋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好在是天边还有一道白。那是太阳落下前留下的一抹残存的光,就这般吊在那里,给人以遥不可及的希望……

    这山,不过是那横断牧野与北荒之间,万千大山中的某一座。等绵延到下一个山头,换了个名字,便再次起伏,又是接连不断。这横跨东西的分界线,其宽度,堪比一州!就算是一路平坦,旅途之中毫无危险,仅凭脚力到达终点,也需要花费很久的时间。

    若是御空飞行,同样不甚轻松。这山水奇异,在半空会有极强的挤压与下坠之感,仙人会当时就有人猜测,这群山之中,可能藏有禁制大阵,当然也不排除是天地自生的奇异。

    而若想飞行跨越,除非修为极强,能够顶住威压。如若不行,那只能亲自攀山涉水。所以说,这么长时间,北荒鲜有人迹,一般人是难以到达的。

    当然修为高的人,攀山越岭也会是极快,遇到什么妖魔鬼怪,亦可轻松解决。

    ……

    ……

    此时,有两位男子正攀山夜行。

    一位身背奇异黑白双剑的男子。

    身后还一位灰头土脸,“书生”模样的青年。

    明明是上山路,明明在负重前行,披剑男子却身姿笔挺。

    再反观另一位,身无他物,却蜷缩着身体,耷拉着脑袋,卑微的都快将头埋进土里了。一步步艰难挪动着,还不时唉声叹气。

    两人是谁,显而易见,领头的正是前往与桑田会合的嬴钊,身后的则是号称被人追杀的“凡人书生”张修缘。

    ……

    嬴钊在半山腰处停下了脚步,接着在一处弯脖子树下扫扫土蹲坐,回头望了一眼北方,眉头紧锁。

    就在早上,他收到桑田的密令传信,说是她们在群山中遇到一处魔窟,打算与师侄们一同前去剿灭,让其不用担心,还说有林夕梦在,对付妖魔绰绰有余。

    嬴钊自然是相信林师妹的实力,可是一想到大山之中危机四伏,潜伏着诸多难以预料的危险,便感到有些放心不下。可是想加快前行,却有一个拖油瓶跟着,想快也快不起来。

    嬴钊是个颇有责任担当的人,都已经走到这个份上了,自然也不可能将张修缘丢下,独自前行。

    ……

    嬴钊将周自知赐予的信标秘宝拿出。

    此物是一面铜镜。

    这本是修士之物,武者自然不能催动,不过周自知却另有办法。他直接在上面刻画了一道催动法器的铭文印记,又在镜子背面开了口子镶嵌一块灵石作为催动的消耗,如此一来,只需要触碰“开关”以及随时补充灵石便可。

    随着嬴钊的催动,镜面开始出现变化。

    几息过后,一张模糊的牧野地图呈现在镜面之上。上面的地图只能显示出大概轮廓,相比老三那枚葫芦上的精细“雕刻”,确实相差太远。

    此物能够定位同伴的位置,而上面的光点,便是持有相同器物的人。

    此时镜子上有十道光点闪烁,光点有大小,是以综合修为划定,基本就是强者为明为巨。而如今最大最亮的那个,在极北方,已经越过了分界线,在北荒的南端,而其身旁还有一个稍微小一点暗一点的光点。

    嬴钊面露忧虑。“大师兄……三师弟……你们可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视线接着挪到南边,在千山之中,有四枚光点聚集,其中有一个极为黯淡渺小的光点,代表的是桑田。剩下三点,暗度和大小不一,则是林夕梦、卫觞以及那位身携蛇剑之人。

    再往南,便是一枚仅次于大师兄的光点,奇怪的是,忽明忽暗,而其代表的正是他嬴钊。

    还有两枚光点,正远离万千大山,在牧野中部闪烁。

    “老七、老八……”

    嬴钊目光炯炯,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然而此时他却是最无所事事的那个。

    ……

    “嬴大哥,干啥呢?”张修缘不识时务地凑了上来。

    嬴钊瞥了他一眼,连忙将宝物收回,接着低下头不去看他。

    张修缘站到嬴钊的面前,一脸诧异的问道:“额,咱们怎么不走了,累了?”

    嬴钊闭上眼睛,轻声回道:“不累……”

    “额,不累为啥要停下?”张修缘不解的问道。

    嬴钊听闻嘴角抽搐,想提高嗓音却又骤然憋回。

    他瞪了一眼还有些气喘吁吁的张修缘,十分不耐烦地呵斥道:“废话少说,休息便是!!!”

    这位桑田十分敬重的师侄,烟云九剑的二师兄,多么和善可亲的一个人,也不知与张修缘一同经历了什么,这么好脾气的人,望向张修缘的眼神里竟然有着杀人的冲动。

    好在是张修缘重视因果,既然种下了因,也不会轻易将果甩下。

    不过嬴钊却颇为后悔,后悔自己接纳了张修缘,更后悔自己竟然拜托张修缘,让其为自己起了一个行走江湖的绰号。这样无疑是加深了二人的“缘分”。虽然“无极”那个绰号,让其很是满意。

    “唉……”嬴钊抚了抚前额,感到有些头疼。“这都是命啊……”

    张修缘嬉笑着黏了上来,帮嬴钊捏肩捶背。“嘻嘻,还是嬴钊大哥好,替我这个凡夫俗子着想!”

    嬴钊颇为无奈,只听其开口道:“老弟啊,有件事不得不对你说!”

    “大哥请说!”

    “此处,是你那些仇家绝对不会踏足的领域!这点你大可放心!不过现在需要面临的是这大山中的危险!之所以入山后一路无恙,不过是那些妖物感受到了我的存在。现在虽能够包你周全,但是越往北,越危险,可不单单是什么山精鬼魅!”

    “我相信嬴大哥的实力!”

    “嗯,不过等与小师叔他们会合后,人一多,我就照看不过来了!”

    “嬴大哥,我一定要去北荒看看,你就成全小弟吧!就算是真遇到什么不测,我在九泉之下,也不会怪罪大哥的!!”桑田的倩影在张修缘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即给他留下了一往无前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