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想躺赢啊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神秘的来客(求票~)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神秘的来客(求票~)

 热门推荐:
    “妈妈~”

    “爸爸~”

    徐杨和徐曼姐弟俩发现,只要自己喊出这两个词,可以瞬间把自己的爸爸妈妈给逗乐,然后发了疯一样和自己玩,这对两个小魔王来言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可以这么说无时无刻不在折磨自己的爸爸妈妈、

    “孩子饿了你去泡奶粉。”杨小曼瘫死在沙发上,冲徐茫无奈地说道:“快一点没有听到孩子喊你爸爸吗?”

    “放屁!”

    “明明孩子先喊妈妈的,要不这样我们都这么累了,让小雪去泡吧,反正这个小妮子最近很用功学习,是时候让她放松一下。”徐茫一脸死鱼样的躺在沙发上,怒不可揭地说道:“望舒雪!”

    片刻,

    望舒雪拿着平板电脑走了出来,看到自己姐姐和姐夫一脸死鱼样的躺在沙发上,不由说道:“看看你们两个说出去一个比一个吓人,结果在家里却是这一幅死样。”

    徐茫:( ̄︿ ̄)

    杨小曼:( ̄︿ ̄)

    下一秒,

    望舒雪一脸恼怒地为自己的外甥和外甥女泡奶粉,想想就觉得气愤,自己又没有说错什么话,结果被姐姐和姐夫混合双打,然后直接踹到了厨房为两个小家伙泡奶粉屈辱呀!

    这时,

    小曼踢了一脚徐茫的大腿,无奈地说道:“那个唐家的大少爷怎么办?明天辰希的父亲邀请了他,我可能搞不定这个人,我在杨家的话语权没有你重,恐怕镇不住他。”

    “你把他公司收购了就行。”徐茫正在玩手机游戏,懒懒散散地说道:“还有你的地位可不低呀,徐杨和徐曼在家里这么受欢迎,连大伯见到姐弟俩,也只能笑盈盈的,而你呢?动不动威胁要揍两人的小屁屁。”

    “讨厌~”

    “我哪有这么坏,你把我形容的就像是后妈一样。”杨小曼白了一眼徐茫,没好气地说道:“西北唐家其实实力不俗,虽然他爷爷已经隐退多年,但是底下的门生很多,包括你们科研领域。”

    呃?

    还有这事?

    徐茫愣了一下,好奇地问道:“不可能吧科研领域我最了解了,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你报几个名字给我听听他们都是管哪里地方的,我到时候去问问。”

    紧接着,

    小曼便报了几个名字,还别说从严格意义上来言的确是科研领域的,而且级别非常高,甚至其中一位还是管理研究经费的副主任,不过对徐茫来言倒是没有影响,他的经费是独立特批的。

    “哦”

    “看来有点影响力。”徐茫点点头,认真地说道:“但是也就这样了,跟我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我的钱是国家特批,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手,也不需要报备。”

    “再说了是一个副的,根本没有用的。”徐茫耸了耸肩:“你也知道副的就是背锅,以前我是复大物理系副主任的时候,也是帮方主任背了一麻袋的黑锅。”

    “呵呵!”

    “你那纯粹就是贱!”杨小曼没好气地说道:“当时二爷爷把你保护的多么深,结果呢天天给他惹麻烦,后面干脆还辞职了,我也是醉了你这个混蛋怎么走到哪里就出事到哪里?”

    有时候,

    小曼对徐茫充满了好奇,这个家伙就是柯南,走到哪里那里就要出点事情,参加一个婚礼都能整出不少事情。

    “唉?”

    “老婆我发现你很少讲方言。”徐茫放下手机,笑嘻嘻地说道:“你总是和我讲普通话,我甚至忘记你是土生土长的魔都人了,你能不能讲几句魔都话给我听听?”

    “不要!”

    “可以用方言对话,我会很难受的。”杨小曼摇了摇头:“而且我经常说方言的呀,你是不是忘记了?每一次你把我逼急了,我会用方言骂死你。”

    还别说,

    小曼用方言骂人,那个厉害呀不仅声音尖锐,而且充满了逻辑性,但是用普通话骂人,反反复复就是那么几个词汇,什么大笨蛋、神经病、大猪蹄子、大白痴

    乏味!

    单调!

    毫无情趣!

    “老公?”

    “你经常出差去国外,那么英文反应肯定很好了?”杨小曼捏了捏徐茫的脸,笑嘻嘻地问道:“godisagorl是什么意思?”

    godisagorl?

    上帝是个女孩?

    这不是那首歌的名字吗?

    徐茫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答案,但仔细看着小曼好奇的脸庞,觉得此事另有蹊跷,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让自己答对了。

    godisagorl

    什么意思?

    沉思许久,小心翼翼地说道:“上天不公?”

    噗呲一下,

    小曼直接被逗笑了,原本她想着就是随便找个话题,然后把自己老公揍一顿,当然属于那种爱的轻抚,结果谁知道他这么有才,灵魂级翻译,godisagorl翻成了上天不公。

    “老公~”

    “你太有才了!”杨小曼扑到了徐茫的怀中,腻腻歪歪地说道:“亲亲~”

    突然,

    望舒雪推着婴儿车出来了,结果看到了沙发上这令人吐血的一幕,急忙捂住了徐杨和徐曼的眼睛,气呼呼地说道:“小孩子不能看,看了会长针眼。”

    话落,

    瞪了一眼徐茫和杨小曼,严肃地说道:“麻烦你们有点羞耻心可以吗?”

    徐茫:( ̄︿ ̄)

    杨小曼:( ̄︿ ̄)

    紧接着,

    望舒雪便站在杨母面前,哭着诉说在姐姐家里,自己所遭遇的非人虐待。

    翌日,

    下午五点,

    杨小曼看了一眼时间,简单收拾了一下办公桌,然后一个人开着车前往了魔都国际大酒店,如今这家酒店已经完全属于了小曼,早在半年前,杨父把旗下近一半的酒店交给了小曼。

    当然

    剩下的另一半是徐杨和徐曼姐弟俩的,等于说这两个小家伙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亿万富翁了,不需要去奋斗他俩此时正站在人生的顶端位置。

    对于自己父亲的这个做法,杨小曼虽然有很多怨言,可没办法老头太倔了,一定要给外孙和外孙女一点家产,如果不给的话,还要生气没办法,最后就变成了这样。

    “什么情况?”

    “好端端怎么这么堵啊?”杨小曼看了一眼导航,前面一大段全是红色的,说明这条路堵得很厉害。

    与此同时,

    唐家的大少爷唐鸿飞,已经来到了魔都国际大酒店,在一位经理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包厢,推开门便看到了辰星集团的负责人和他的妻子坐在里面。

    “辰总!”

    “许久不见!”

    “这是应该是辰夫人吧?”唐鸿飞显得很热情,根本看不出与辰星集团拥有很大的矛盾。

    “唐少爷。”

    “怎么就你一个人?”辰父好奇地问道。

    唐鸿飞笑了笑,坐在宾客的椅子上,淡然地说道:“其他人在路上别急。”

    “原来如此。”辰父笑着说道:“唐少爷唐老的身体还好吧?”

    “好!”

    “好的不得了!”唐鸿飞说道:“话说现在人少就你和我还有辰夫人,不如现在开门见山,聊聊最近我们之间的一些事情吧,其实这种事情聊开了,什么都没有了。”

    辰父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话落,

    迟疑了片刻,开口问道:“唐少爷你是什么打算?”

    “我?”

    “唐某不才,只需一半!”唐鸿飞说道:“剩下的一半归辰总。”

    一半?

    这是置人于死地啊!

    听到这个条件,辰父差点没有被气死,自己辛辛苦苦打拼了二十多年,结果到头来成为了别人的嫁衣,凭什么?就仗着自己德高望重的爷爷就能为所欲为?

    “咳咳!”

    “唐少爷这个条件,有点为难辰某了。”辰父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从西北过来,直接要了我们一半的利益,这让我有点难堪了。”

    唐鸿飞哈哈一笑:“难堪?起码还有一口气,到时候只怕气都没有了,辰总您说对不对?”

    这已经上升到了威胁的层面,让辰父不知道该怎么办,面对权力的压迫感,这位叱咤商界的大佬,有点无力招架,即便拥有再多的财富,可与权力相比,那简直就是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

    “看来”

    “辰总还没有意识到唐某的决心。”唐鸿飞说道:“那待会儿就让您看看。”

    之后,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包厢内来了一位又一位令辰父震惊的大人物,全都是一些手握重大话语权的高层人士。

    林局、鲁局、金处、何处

    一共八位,但各个都是辰父忌惮的人。

    “林局!”

    “鲁局!”

    “金处!”

    辰父一个个与之握手,态度相当的恭敬,看不出是一位大富豪。

    不过与辰父的态度相比,在场的某一个人都趾高气扬,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没办法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辰总?”

    “你这个位置不对呀!”某一位中年男人说道:“你坐在那个位置,那唐公子坐在哪里?”

    “对对对!”

    “差点忘了这一茬。”辰父起身,对童鸿飞说道:“唐少爷请坐。”

    在华国,

    座次是可能决定一个人身份的主要标准,而此时辰父坐在了最重要的那个位置上,显得有点唐突。

    唐鸿飞先是推脱了几下,然后心安理得地坐在了主位,对他来言这个位置早就已经习以为常,没有什么担心的余地。

    几分钟后,

    发现菜并没有上桌,而座位却多出一把,在场的一位领导问道:“辰总还有人吗?”

    辰父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已经过了五点半了都,结果自己请的人还没有到场,心里有一点点的急迫,然而这时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对方发过来的,上面只有一句话。

    【伯父堵在路上,估计半小时。】

    “堵在路上,待会过来。”辰父笑道:“我们先开始吧。”

    唐鸿飞微微皱起眉头,心里有些不爽,有点被他人轻视的感觉,作为堂堂的唐家大少爷,什么时候遭遇过这样的对待。

    “辰总?”

    “你邀请的那位人,似乎有点看不起我的意思?”唐鸿飞轻描淡写地说道:“你告诉他不用来了,或者到了直接自罚一瓶。”

    花落,

    一瓶茅台放在了桌上。

    辰父只是笑了笑,回应道:“到时候唐少爷做主吧。”

    自罚?

    呵呵笑话!

    谁敢罚?(www.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