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科幻小说 >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 第623章 剧痛

第623章 剧痛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ie)”查找!

    【这一章会整体修改。】

    这是冷冻手术实施前的最后一个准备步骤,测试她的情感思维状态。

    测试目的是要计算出她的思维与空白者思维模式的相似度,得出精确的结论。

    这人和史上第一赌徒——先哲陈锋可是越来越像了。

    一个小时后,童玲坐进了一个全脑链接测试舱中。

    这是冷冻手术实施前的最后一个准备步骤,测试她的情感思维状态。

    测试目的是要计算出她的思维与空白者思维模式的相似度,得出精确的结论。

    一根又一根新型量子束管刺入童玲头部,再链接到她的脑细胞上。

    舰队里的心理学、生理学分析人员面前,便出现了一副童玲的脑部虚拟投影。

    童玲需要接受的,是心理与生理层面的双重测试。

    主要的测试手法看起来似乎有点原始,是以问问题的形式展开,再辅之以一些场景投放,通过观察童玲的答案,以及面对不同问题时的大脑思维运转模式,与她在不同的测试场景里给出的不同反馈,来综合考量她目前的大脑运转方式。

    “问题一。在谷神星上发现了一种新型量子病毒,已经渗透进谷神星,并将整个星球里的人与星球本身彻底改变。你的父母正乘坐着一艘逃生舰,即将离开谷神星转移至冥王轨道空间站。你奉命前往拦截,你的任务是阻止病毒继续扩散,你第一件会做的事情是什么。”

    “联系我的父母。”

    “你要与他们说什么?”

    “向他们告别。”

    “然后呢?”

    “摧毁逃生舰,再摧毁谷神星。”

    数名工作人员开始写写画画。

    第一个结论出现了。

    “情感分类:亲情。情感剥离情况:未剥离。情感思维路线:绝对的线性思维,对亲情进行了量化计算。”

    “问题二:你正率领一群跟随你多年的老战友孤军深入执行任务。你们的行踪败露,有被敌军全歼的风险。如果你独自逃离,你的生存几率为90。但如果你留下,你大约能带走三到四人,但你阵亡的可能性达到90。你怎么选择?”

    “撤离。在撤离的同时,告知战友我的决定。”

    “理由?”

    “我相信我的长期战友与我拥有同样的觉悟。他们应该知道我的价值,如果我为了掩护其他人而身亡,牺牲的战友的人生就将变得无意义。被我带走生还的战友也不能得到人生的满足。我相信我的战友会理解我的苦衷。”

    提问者:“那么你为什么会决定接受人体冷冻实验?这和你刚才分析的情况十分相似。”

    “不,不一样。生意的天平砝码发生了巨大的倾斜。同时,我也愿意为了自己另一个追求而放弃照顾朋友的想法。”

    “什么追求?”

    “我要见先哲。”

    “见到先哲之后,你想与他发生什么?”

    童玲:“我之前曾私下做过一个测试。将我的底层遗传信息与先哲的原始遗传信息进行深度融合,我发现我的遗传信息可以适当补充先哲的原始基因信息。”

    “这是指的你要与他进行基因结合,以培育新的后代吗?”

    童玲摇头,“不是。这种底层信息的结合与基因配对不同。我认为先哲的人格可以吸收我战斗记忆。我会变成他的养分。”

    “养分?”

    “是的,他的人格将吃掉我的部分记忆,并且不必担心人格分裂。”

    “这就是你一定要见到先哲的原因?”

    童玲:“是的。”

    下一刹那,童玲眼前又开始浮现如同当年的终极考核一样的模拟画面。

    她需要在这些考核题中一步步应对。

    模拟画面中包含了人类历史上许许多多的经典“选择题”,每一次不同的选择,都会将文明的命运带向不同的方向。

    测试一共持续了三天。

    三天过去,一份数据包被发往帝国科学院。

    “姓名:童玲。年龄:131岁。职务:远征舰队战斗员总教官。意志情况:坚定。人格情况:完整。情感状态:亲情、友情、爱情……等一切情绪的运行规律均呈绝对直线,与空白者的逻辑思维相似读为999999……。”

    “结论,这是一种从未出现在文明史上的新型个体思维形态。既如空白者一样绝对冷静,又如普通人类一样充满了炽热的感情。她的情感状态如同光的波粒二象性,分阴阳两面,一面如绝对零度下的冰川,另一面又如太阳般炽烈。可以为她进行单独命名,将她与普通人类和空白者区分开。”

    “命名结论:无心者。”

    “无心者可以接受人体冷冻实验,成功率比普通志愿者高1798倍。”

    再经过两周的准备,童玲的人体冷冻实验终于开启。

    在一个如同岩石般的巨大容器里,已经提前注射催眠药剂的她静静躺着。

    随着一种又一种降低人体新陈代谢强度的药剂被注入,她的呼吸慢慢放慢,心跳逐渐变缓,如同冬眠的熊。

    终于,童玲的心跳骤然停滞。

    与此同时,冷冻容器里的气氛骤然降低至零下173度。

    降温时间短至百亿分之一秒。

    但童玲的思维并未停滞,而是在巨大的痛楚下骤然苏醒。

    她虽然无法睁开眼睛,但却灵魂深处却能察觉到撕裂的剧痛。

    二十一世纪的人类曾经对痛觉进行分级,分娩剧痛被列为最高等级十二级。

    但这种瞬间进入零下一百七十度的灵魂剧痛,至少是分娩剧痛的上千倍,这种痛不需要通过神经传递,而是直接在人的思维里爆发,常人完全无法想想。

    在早期的试验中,当时帝国那边的冷冻容器也就这个水准,很多志愿者倒在这个阶段里,被剧烈的痛苦淹没,意志迅速崩散。

    艾默生瞳孔猛缩,双拳紧握,紧张至极。

    但童玲的大脑量子风暴只是稍微紊乱,旋即迅速平复下来,顶多只想是个睡梦中的人被蚊子轻轻的叮了一口。

    良久后,艾默生长舒口气。

    他突然明白了之前童玲的话。

    或许,这就是战士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了。

    这种绝对的意志力强度,常人根本不能企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