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霸婿(又名:不败战神 ) > 第864章 杀玄川大师

第864章 杀玄川大师

 热门推荐: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霸婿(又名:不败战神 ) (ie)”查找!

    虚空燃烧,万物起火。

    涅槃火!

    只有进入了涅槃境的绝世强者,才能够吸收和使用涅槃火。

    所谓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经历涅槃的人,身上才会拥有涅槃火。

    全场的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华海棠更是如鲠在喉,怎么都说不出话来。此前她只知道少司命这个女子的实力远在白仲尧之上。虽然凌杰一再强调少司命是涅槃境的强者。

    但华海棠和白仲尧黔侯楚天歌等人都不置信。

    就在之前,少司命出手挡下了玄川大师的粉碎十三指,大家都认为少司命了不起也不过只是一个通玄境界的高手。

    和玄川大师实力差不多在同一个水平。

    甚至连玄川大师自己都是这么想的。

    结果,这少女居然真的是涅槃境强者啊!

    “她,真的是涅槃境的强者啊!”

    华海棠失魂落魄的跌坐在位置上,浑身发抖,上下两排牙齿都在。华海棠的胜利虽然也只有造血境。在九宫造化八门通玄之中处于入门级别的水平。但她深深的知道涅槃境强者的可怕。

    意味着,今天所有人都要死了!

    一旁的黔侯,此刻也都咬紧牙关,浑身发抖。

    包括楚天歌。也神色凝重,一言不发。

    全场,死静!

    噤若寒蝉!

    凝重的气氛令人窒息。

    每个人都感觉到死亡在不断靠近。

    “啪!”

    玄川大师忽然一把跪在少司命身前,颤声道:“在下升龙道宗的玄川大师,初入通玄级别。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玄川大师,当先跪地认错。

    这一幕,更是让升龙道宗的重任心态炸裂。

    玄川大师可是他们心中的顶梁柱啊。结果这位大师都直接跪地求饶了。这让别人怎么办?

    “今日之事,全部是我升龙道宗的罪过。黔江之地,我们升龙道宗拱手相让。此前发生的一切事情,我们也绝不和凌先生计较。我们就此离开黔江,永不再过津河。不知道大人对我的决定,可还满意?”玄川大师不断磕头认错。

    他知道,面对真正的涅槃境强者,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

    就算升龙道宗的那位老家伙,也只是准涅槃境高手而已,并未吸收涅槃火。就算老家伙来了此地,只怕也很难战胜眼前这个年轻美貌的女子。

    能求存,就算不错了。

    少司命叹了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说完,少司命转头看着凌杰,轻声道:“公子,此人可以活么?”

    凌杰摇头:“不能。”

    “好。”

    少司命点点头,缓缓伸出右手,凌空一压。

    “嘭!”

    玄川大师顿时被压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任凭玄川大师爆发多么强大的手段,都无法挣脱分毫。那倒悬而下的压力,仿佛超越了天地万物。

    随后,玄川大师亲眼看到自己体内的通玄金丹慢慢的浮出体外,最后一点点的远离自己的身体,飞到了少司命手上。

    “不,不要啊。这是我的通玄金丹。一辈子的心血和精华。”

    玄川大师疯狂的嘶吼着。

    奈何,根本没用。

    他只觉在这个女子的力量面前,他连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渺小的连蝼蚁都不如。

    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最终,通玄金丹和他之间的联系彻底被切断了。

    再也感觉不到通玄金丹的存在了。

    通玄金丹之上的主动意识,被少司命直接给抹掉了。

    玄川大师,哭了。

    泪流满面。

    一辈子的心血,在这一刻,被人剥夺掉了。

    “大人,求你把通玄金丹还给我。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求您了!”玄川大师扑在地上,疯狂磕头求饶。

    少司命面色沉重,一言不发。她缓缓走到凌杰身前。把金丹交给凌杰:“没了通玄金丹的玄川,就是待宰羔羊。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了。”

    凌杰仔细的凝望这枚金丹。

    虽然只有一个成人的拳头大小,但是十分精纯,上面流转着无数金色的光芒,熠熠生辉。每一缕光芒都带着很强大的气息。

    强大无比。

    好东西啊。

    凌杰毫不客气的收下这枚金丹,感激的冲少司命点点头。后者也不说话,迈开脚步,缓缓走到一旁,一脸安详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显然,她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这一次来黔侯府,她唯一要协防的人就是玄川大师。也只有玄川大师可以威胁到凌杰。如今。玄川大师被废掉了,剩下的一切,凌杰就可以处置。

    “凌先生,求您把通玄金丹还给我。我可以为你做一切。做牛做马!”玄川大师抱着凌杰的大腿,疯狂求饶。

    凌杰一脸怜悯的看着他,冷冷道:“如果你们升龙道宗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态度,我凌杰当然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很可惜,你们太狂了。给我凌杰。给我的朋友,给我兄弟造成了无法估量的伤害。饶恕你?不可能的。”

    凌杰抬起右脚,直接一脚踢在玄川大师的脑袋上。

    “嘭!”

    玄川大师的脑袋,瞬间碎裂。

    脑浆迸裂而死!

    从头到尾,没有任何的反抗。

    失去了通玄金丹的玄川大师,渺小如蝼蚁,怎么可能是凌杰的对手?

    在场所有升龙道宗的高手,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顶梁柱,被凌杰一脚给踢死。

    每个人的心脏都剧烈的跳动起来。

    凌杰却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缓缓走到李晓峰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伏在地上发抖的宗主:“李晓峰,你之前不是说有玄川大师在。我不能动你么?如果动了你,后果不堪设想。现在,玄川大师已经死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冷漠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情感。

    李晓峰顿时不断磕头:“凌杰,求你饶恕我吧。之前的一切都是华海棠这个混账惹出来的麻烦。我并不知情啊。只要你一句话,我立刻把华海棠驱逐出升龙道宗!”

    李晓峰惊慌失措。

    为了求存,毫不犹豫的把华海棠给卖了。

    “我已经告诉你我身怀赤阳血了。我还能让你活着么?”凌杰忽然笑了。

    “我一定会保守秘密的!”

    李晓峰这才意识到凌杰真正的可怕。原来他说出身怀赤阳血这件事后。就已经动了杀心。

    这个少年,居然如此自信!

    “诶,结束了。”

    凌杰缓缓抬起右手食指,轻轻的朝前方一点。

    “哗啦!”

    一滴鲜血忽然飞出。

    势若崩雷,一掠击穿了李晓峰的眉心。

    只见他的眉心留下一个血洞。

    随后,身体慢慢的倒在地上。彻底失去了生机。

    这位升龙道宗的宗主,威震津河黔江两地的绝世掌门,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凌杰弹指间连续诛杀玄川大师和李晓峰。这两大升龙道宗巅峰高手的死,带给其他人巨大的心理压力。

    李翰林,五大长老,华海棠等人呼吸都仿佛停滞,看鬼神一般的盯着凌杰,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此刻的凌杰,在他们心中就是一个可怕的恶魔。

    弹杀两大高手过后,凌杰重新抬起头,看着前方的众人:“升龙道宗在这里的所有人都要死。你们一起上吧。省得浪费我时间。”

    李翰林满脸为难:“凌杰。你这不是在戏弄我们吗?谁不知道你身边有涅槃境的强者。我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撼动涅槃境的强者啊。”

    凌杰冷冷道:“对付你们,还不必让涅槃境高手出面,由我一人足矣。如果你们能够击败我,诸位皆可离开此地。”

    凌杰这话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了全场每个人的耳里。

    李翰林道:“此话当真?”

    凌杰道:“一言九鼎。”

    李翰林权衡再三,最后咆哮道:“五大长老,你们爆发合击术。我和华海棠在侧翼随时准备发起奇袭。如此一来。我们还有五成胜算。”

    李翰林说的话,很实在。

    风火雷云电五大长老的合击术,可以抗衡造心境的强者。甚至可以和李晓峰齐平。

    加上李翰林和华海棠两大巅峰高手的奇袭,怎么算都有很大的机会。

    电长老冷哼一声:“好,我们七大高手一起上。我就不信打不过凌杰。”

    华海棠凝声道:“没错,一起上!”

    七大高手,每个人都热血沸腾,战意燃烧。

    “动手!”

    李翰林一声令下,七大高手同时朝凌杰发起猛烈的狂攻。

    气势惊人!

    全场的每个人都目瞪口呆。

    七大造血境的强者,每个人身上都爆发出如龙似虎的强大造化之力,分别从七个方向,疯狂的冲向凌杰。

    如此惊世骇俗的场面,人人胆寒。

    比之前李晓峰出手的时候还要强大可怕的多。

    白月光,邰水华两大巅峰高手都为凌杰捏了一把冷汗。

    邰水华喃喃道:“这七大造血境强者的联手攻击太可怕了。特别是五大长老爆发的合击术,五个人的位置分别环绕彼此,气息相连,这样的合击术可以完全可以诛杀一般的造心境初期强者了,比李晓峰的攻击还要强大的多。公子贸然面对这么多造血境强者的围攻,会很危险。”

    白月光道:“的确如此,这一次的围攻比李晓峰的攻击强大太多了。公子完全不必自己动手的。让那个涅槃境的女子动手就好了啊。公子这是何必呢。”

    大家都颇有微词。

    而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白子歌道:“你们不懂公子,公子这不是在战斗,而是在为自己的兄弟们讨回公道。兄弟的仇恨,公子必须自己亲自来完成。”

    白月光担心道:“万一公子有危险怎么办?”

    白子歌笃定道:“不会的。公子足够横推他们所有人的联手!”

    这话一出,白月光邰水华等人都十分吃惊。

    凌杰,当真有这么强吗?

    他们内心深处都带着疑问。

    而这个时候,七大高手的联合攻击术已经降临在凌杰身上。

    少年叹息一口气:“诶,那就让你们看看真正的赤阳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