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霸婿(又名:不败战神 ) > 第865章 杀楚天歌,月离对不起!

第865章 杀楚天歌,月离对不起!

 热门推荐: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霸婿(又名:不败战神 ) (ie)”查找!

    凌杰的表情十分平静!

    波澜不惊。

    全场谁对凌杰此刻的心情最了解?

    苏雯。

    上一次苏雯看到凌杰被这么围攻的时候,还是在海龟山的龙脉之地,当时人龟族的八大高手,包括四大九宫造化境界的高手联合围攻凌杰。

    当时的场景,对凌杰和安若雪来说都是灾难。

    如今,再次面对类似的情况,苏雯相信凌杰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绝对不会再让历史重演。

    而曾经那一幕带给凌杰的巨大痛苦,相比深深的刻在了凌杰的灵魂深处。

    苏雯仿佛感觉到了凌杰对这种围攻的极度厌恶。

    她仿佛看到了凌杰疯狂发力,横压七大高手的场景。

    曾经带给他无限痛苦的场景,他再次遇见,必定会疯狂屠戮。

    绝不留情。

    苏雯忽然为这个少年感到几分心疼。

    除了苏雯和白子歌等少数几个了解凌杰的人之外,其他人都纷纷为凌杰捏了一把冷汗。

    楚天歌,黔侯,白仲尧两个人也都纷纷捏紧拳头,期待看到凌杰被诛杀的下场。

    ……

    大殿中央。

    风火雷云电五大长老爆发出来的合击术格外强大。

    “风起!”

    “火流!”

    “雷霆!”

    “云涌!”

    “电闪!”

    五大属性的能量轰然出现,五道力量属性轰然联系在一起,彼此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五彩斑斓的力量龙卷风,一马当先,冲击在凌杰身上。

    而华海棠和李翰林则在两侧加持,随时准备出手对凌杰发起强攻。

    这样的攻击模式,可谓完美。

    只要五大长老的合击术稍微击破凌杰的防御,华海棠和李翰林这两头凶狠的恶狼就会一口咬住凌杰。

    “诶!雕虫小技罢了。在真正的赤阳血之力面前,你们这些攻击手段,又算得了什么?”

    凌杰双手一分,猛的一掌拍在地上。

    嘭!

    大地震动,一棵血色的大树疯狂暴涨,万千触手树枝遮天蔽日,瞬间弥漫在整个大殿的每一个角落。紧跟着,无数血色的大树轰然出现。

    遍及大殿的每一寸土地。

    但凡树木所及的地方。一切的力量都被血色树枝树叶给吸干了。

    五大长老爆发出来相当于造心境的合击术,瞬间被吸干了力量。

    “嘭!”

    合击术软绵绵的攻击在大树之上。

    全数被挡下来。

    “什么?”

    五大长老顿时目瞪口呆,看魔鬼一般的看着凌杰。

    两侧随时准备攻击凌杰的华海棠和李翰林也都惊的目瞪口呆。他们这么都想不到,凌杰爆发出这么可怕的树木。连五大长老的合击术都无法撼动这大树分毫。

    这还怎么打?

    “嘶嘶嘶!”

    大树覆盖了七大高手,疯狂的吞噬着七大高手的力量。

    七大高手想逃窜,但没用。

    任凭他们怎么逃窜,宝树王的树枝出手都纷纷跟上,死死的限制着他们的行动。

    他们绝望的发现,无论他们做什么都是徒劳。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力量被宝树王不断吸走。前后不过半分钟的时间。

    七大高手被压迫得聚在一起,背靠背。共同防御宝树王的蔓延和吞噬。

    华海棠十分紧张:“副宗主,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怎么会这么强大?我们的力量不断的被它吞噬,过不了多久,我们的力量非要被吸干不可。”

    电长老紧张万分道:“是啊,无论我们怎么奔跑,始终都无法跑出这大树的蔓延范围,我们被困住了。当我们的力量被吸干的时候,就是我们灭亡的时刻。”

    云长老道:“副宗主,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想一个破局的办法。不然我们这是在慢性死亡啊。”

    雷长老道:“这大树的威力太强了。我们合力都没办法撼动它分毫。凌杰的实力虽然只有造血境,但这大树的威力,足够限制造心境的强者了。我们不抱着拼命的决心,根本不可能打破这大树的限制。”

    各大长老纷纷开口,紧张万分。

    李翰林沉声道:“眼下只能引爆金丹试试了。否则,没有破局的可能。”

    这话一出,六大高手纷纷吃惊。

    他们何尝不知道,引爆金丹的威力固然十分强大。

    但,谁来引爆金丹呢?

    一旦引爆金丹,那就是死亡啊。

    李翰林道:“大家别等了啊。多拖延一秒,我们的金丹之力都在衰减。继续这么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就这时候,凌杰冷冷道:“引爆金丹么?”

    “太天真了啊。我既然出手了,怎么会给你们这样的机会?”凌杰冷哼一声,右手往前一压。

    轰隆!

    巨大的宝树王再次暴涨,化成一道道可怕的洪流,疯狂的卷向众人。

    万千触手,第一时间冲击在电长老身上。

    “噗嗤!”

    带着血咒咒印的树枝,刚强如铁。

    无坚不摧。

    任何人都无法阻拦。

    电长老的身体,顿时被轰击的百孔千苍,无数血洞出现。

    紧接着,电长老的身体快速被吸干血肉,变成了一具干尸。

    “啊啊啊!副宗主,救我啊!”

    电长老发出最后的求救声后,整个人就化成了干尸。

    死了!

    连挣扎的可能性都没有。

    引爆金丹?

    不存在。

    电长老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的确想引爆金丹,这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宝树王树枝上的强大血咒之力,完全没给他这个机会。在他心神反应过来之前就吸干了他的一切。

    嘶!

    全场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这可是风火雷云电的电长老啊。

    就这么被吸干而死?

    恐怖如斯。

    全场每个人都感到毛骨悚然。

    而凌杰,眉头都没皱一下,反而右手一划,指着云长老。

    云长老,瞬间被无数的树枝击穿身体。

    “噗嗤!”

    下场和电长老一样。

    前后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云长老,被吸干血肉,变成了干尸。

    瞬间死亡!

    接着,凌杰手指雷长老。

    触手树枝爆发。

    雷长老被吸干而死。从头到尾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第四个死的人,是火长老。

    火长老早早的就预料到危险在降临,提前准备引爆金丹决一死战。奈何触手爆发的速度太快了。一瞬而击!

    瞬间毙命!

    到死的时候,火长老都不知道这些触手从哪里冒出来的。

    最后一个死亡的,是风长老。

    风长老,顾名思义,靠的是非常出色的风之属性力量,速度超凡。他凭借超凡的速度躲闪着触手的攻击,奈何也就一个呼吸的时间,被击中而死。

    至此,风火雷云电五大长老,全部灭亡!

    华海棠和李翰林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吓尿了。压根不敢抵抗。

    两大高手,软绵绵的跪在地上。

    “凌先生,之前的事情是我错了,请你饶恕我吧!”

    升龙道宗的副宗主,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华海棠也跪在地上不断磕头道:“对不起凌先生,我华海棠有眼不识真龙,多有得罪,请您恕罪。”

    没必要抵抗了。

    宝树王展现出来的惊天实力太过强大,他们甚至都没有引爆金丹的可能。而且他们内心很清楚,就算成功引爆了造化金丹,恐怕也无法撼动如此强大的宝树王。

    凌杰负手而立,冷冷的看着地上的两大高手,深深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这个时候求饶,不觉得太晚了么?”

    说完,凌杰缓缓抬起右手,指着地上的李翰林:“升龙道宗,横霸津河黔江两地足足二十年。白仲尧臣服你,黔侯府臣服你。那是他们的事情,我凌杰,从来就不曾臣服过你们啊。你们试图让我臣服,为此还试图诛杀我。这是你们犯下的最大罪行。更是不可饶恕的存在。我现在就送你们上西天!”

    说完,右手一划。

    无数的触手树枝,瞬间暴涨。分别从四面八方冲向李翰林。

    “啊!”

    李翰林歇斯底里的咆哮一声。

    身体被打穿了上百个血洞。

    每一个触手,都是吸干血肉的恶魔。

    疯狂吸收着李翰林全身的血肉和灵力。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李翰林的身体被吸干了!

    瘪成干尸!

    瞬间死亡!

    这位升龙道宗的副宗主,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

    七大高手,死了六个。

    最后剩下的华海棠,已经吓的魂飞魄散,猛的叩首在地上,大声求饶道:“凌杰,求求你饶恕我吧。我甘愿为你做牛做马!”

    少年傲然挺立,冷冷道:“其实这一次黔侯府之所以引起这么大的风波,你才是真正的恶徒。若非你从中撺掇牵线,我天音宫也不可能遭受到这么强大的争对。更不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七万红盟会弟子的生死,十数万虎贲军被杀。这一切的血债累累,你让我饶恕你?”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请先生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华海棠完全没了脾气,心中只有惊慌和恐惧。

    “啪!”

    凌杰二话不说,直接一个巴掌抽在华海棠脸上。

    “就你,也配让我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

    凌杰冷冷道:“当初我弱小的时候,你们怎么对我的?忘了么?现在看到我强大了,就要我饶恕你?你以为你是谁?想杀我就杀我?杀不了,我就要饶恕你?你什么逻辑!”

    “给我死吧!”

    凌杰冷喝一声,右手一弹。

    “咔嚓!”

    万千触手树枝,犹如无数可怕的利箭,瞬间击穿了华海棠的身体。

    “啊!”

    华海棠顿时咆哮一声,锥心的痛苦让她的身体挺的笔直。前后几个呼吸的时间,华海棠被吞噬了血肉,化成了实打实的干尸!

    瞬间毙命!

    从头到尾,华海棠没有做出任何有效的挣扎。

    就这么死了!

    至此,七大造血境的高手,全部被杀。

    在凌杰的宝树王面前。七大造血境高手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全场,死静!

    人们眼中看到的,是一棵魔鬼般的宝树王。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大殿内的巨大宝树王慢慢的消散,最后回流到凌杰体内。

    周围恢复了清明,大殿之中也恢复了往日的安详。

    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过似的。

    然而,凌杰脚下的七具干尸,却实实在在的告诉大家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宝树王消失了,人们对凌杰的畏惧反而更加深了。

    全场静若寒蝉。

    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他抬起头,看着窗外倾洒下来的夕阳,喃喃自语道:“夕阳西下,一切都要进入黑暗之中。时间,过的真快啊。”

    说完,少年缓缓转身,看着高台之上的黔侯,楚天歌和白仲尧三人。

    三人顿时吓得浑身发抖,说话的声音都颤抖。

    凌杰缓缓往前走了两步,看着白仲尧道:“白仲尧,之前你代表圣堂执掌一切,声威赫赫。造就了天音宫的围攻之案。无数天音宫的弟子因此而死去。你才是幕后真凶啊。现在,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啪!”

    白仲尧猛的跪在地上,不断磕头。

    “嘭嘭嘭!”

    脑袋一次次的砸在地上,每一次都发出剧烈的声响。额头的皮肤也被磕破了,鲜血淋漓。

    “凌杰,对不起!之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给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啊!”

    白仲尧疯狂磕头,直接尿了。

    吓尿了。

    太可怕了。

    他主宰黔江之地足足大几十年了,从来没见过哪个少年成长到凌杰这个高度。更没见过哪个少年背后还有涅槃境高手坐镇。连升龙道宗的第二高手玄川大师都被杀了。

    这还得了?

    “除了对不起,你就没什么其他要说的么?”凌杰夹了口烟,一脸冷漠的道。

    白仲尧继续磕头,语无伦次。

    “诶,看来你真的糊涂了。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活在世界上浪费粮食了。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穷苦人,把你省下来的粮食分给他们,也算一件善事。”凌杰缓缓走到白仲尧身前,伸出右手,在白仲尧的头顶上轻轻一拍。

    “嘭!”

    巨力爆发。

    钢铁破碎。

    脑浆迸裂。

    白仲尧,这位主宰了黔江多年的大佬,瞬间死亡!

    连头颅都爆炸碎掉了,死状十分凄凉。

    全场的大佬,只剩下楚天歌和黔侯两个人。

    这两个人早就吓得不行了,此刻跪在地上不断磕头。

    因为惊恐过度,两个人连话都说不出来,除了磕头,做不了别的事情。

    少年抽了口烟,走到两人身前。冷冷道:“黔侯,楚天歌。你们对不起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些因你们而受伤的人。去给我的朋友道歉吧。”

    凌杰举起右手。

    月离,楚流沙,小茹和雨荷,四人都躺在担架上。

    有人把担架推到人群最前方。

    黔侯和楚天歌这才意识到了什么。

    猛的在月离面前跪下,疯狂磕头道歉:“对不起月离妹子,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是我给你造成了沉重的伤害,我现在正式给你道歉。”

    两人,疯狂道歉。

    一个被恐惧所支配的人,他已经不是正常人了。

    凌杰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会做什么。

    这一声道歉,顿时让月离的泪水涌流。

    她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泪水夺眶而出。

    多久了啊!

    虽然这一声道歉不更改变任何的结果。但是对月离的内心来说,她非常渴望过这个场景。无数个日夜,她都妄想自己可以让这一对父子道歉认错。

    如今,在凌杰的运作之下,这一切都实现了。

    珍贵无比。

    “啪!”

    楚天歌一次次的抽着自己的脸蛋:“月离,对不起,之前是我猪牛不如。居然对你一个弱女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有错。请你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愿意自己也变成残废。”

    滴答!

    泪水,失控。

    月离闭着双眼,一言不发。

    “雨荷,对不起!”

    楚天歌跪在地上,用膝盖走路,一点点的挪动到雨荷的担架前方,嘶吼道:“对不起!我楚天歌这辈子做过很多事情。唯独让我无法原谅的是在古海大墓之中对你出手。如果我知道凌杰会成为这样的天才高手,当初打死我也不会这样对你。我知道我给你造成了无法想象的伤害。我为此给你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楚天歌伏在地上,磕头不断。

    雨荷没说话。任凭泪水往下流。

    这一声迟来的道歉。

    那么的珍贵。

    那么的令人激动。

    最后,楚天歌爬到楚流沙面前,一头磕在地上:“二哥,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对你的。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做个好弟弟。好好的照顾你。我楚天歌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全部都是我咎由自取。但我还是要说,我对不起你!”

    “嘭!”

    楚天歌一头磕在地上。

    楚流沙虽然没有落泪,但眼眶已经湿润了。

    楚天歌,是他的亲弟弟啊。

    如果不是因为楚天歌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太大,楚流沙或许真的会原谅他。请求凌杰饶恕楚天歌。

    但现在。楚流沙没有这么做。

    楚流沙知道,凌杰所做的没错。

    楚天歌的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可这一声对不起,却让楚流沙的心都碎掉了。

    悲伤,无奈,同情,愤恨……

    “凌杰,你让我道歉,我已经道歉了。能不能饶恕我?”

    楚天歌最后跪在凌杰脚下,大声求饶。

    少年夹了口烟。举起右手,一道血线忽然出现,化成了一道绳索,死死的捆绑着楚天歌。

    随后,凌杰拿出月芒剑,直接在楚天歌身上切下一块肉。

    “啊!”

    楚天歌疯狂的咆哮着。

    凌杰不加理会,继续切下一块肉。

    “当初你对他们四个人抽筋剥皮,如今,我也对你千刀万剐了。”凌杰冷漠的开口,一剑一剑的划出。

    只见楚天歌身上的血肉,一块一块的掉落下来。

    楚天歌疯狂的求饶,挣扎。

    奈何血线绳索死死的捆绑着他,让他无法动弹。

    他只有忍受着千刀万剐的痛苦。

    很快,楚天歌的双手血肉被剥离。

    很快,楚天歌的双脚血肉被剥离。

    腹部的血肉,正在被凌杰一块一块的剥离。

    黔侯看到这样的场景,整个人都要疯掉了,抱着凌杰的大腿,疯狂求饶。奈何凌杰一脚把黔侯踩在地上,压根不理会。继续剥离楚天歌身上的血肉。

    少年神色冷漠,一动不动。

    他仿佛在很认真的雕琢自己的艺术品。

    凌杰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雕刻大师。

    抽筋剥骨,千刀万剐这样的事情,对凌杰来说简直轻车熟路。

    很快,楚天歌小腹上的血肉都被切下来了。

    凌杰的剑法恰到好处,割肉的同时,还不让楚天歌立刻死去,更让楚天歌无法自行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本身就十分吓人。

    “楚天歌,当初在古海大墓之中我就说过,我成圣子时,灭你黔侯府。”

    “那个时候我就说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是你的噩梦。或许你觉得我当时很弱小,我说的话,我发过的誓言,你都没放在心上。也不认为我可以做到。可我凌杰从来就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啊。”

    “我雨荷师姐,何错之有?居然让你这么对她?你可知道雨荷师姐躺在床榻之上成了一个植物人!你可知道雨荷师姐这大半年来,每天都以泪洗面,生不如死?!”

    “雨荷师姐本来早就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是我多番劝阻,我告诉师姐,就算要死。也要看到你死在她面前之后。今天,我等了大半年,我的雨荷师姐也等了大半年。”

    凌杰说一句话,就切一块肉下来。

    旁边的雨荷,看的泪流满面。

    这一刻,她的确感觉自己死而无憾了。

    凌杰,成了她的自豪。

    她深深的感觉到,自己曾经为凌杰付出的一切牺牲,都值得了。

    “还有楚流沙,他可是你的亲哥哥啊。就因为他站出来维护我天音宫,你就要这样对他?楚天歌,你还是人么?!”

    凌杰嘶吼一声:“闲鱼,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罢了。他不过是看不惯你们的行为罢了,他不过是说了几句公道话罢了,居然遭到你这样的争对,让他生不如死?你楚天歌,也配称之为人?”

    咔嚓!

    好几块血肉,纷纷掉落。

    “至于月离,那就更加无辜了。她甚至不是你的敌人,和你没有任何的仇怨。就因为站在了天音宫那一边。就要受到这样的惩罚?为什么?为什么啊?!”

    “月离是个女人,实力弱小的女人。她什么都没做。你居然挖了她四肢的血肉和小腹的血肉,还切了人家的胸口。为什么啊?”

    “我的月离那么美丽,那么善良。她何错之有?!居然要受到这样的结果?!”

    “月离,何错之有啊!”

    凌杰猛然咆哮一声,挖去了楚天歌的鼻子和耳朵。

    最后,挖去了他的眼睛。

    “楚天歌!你是我凌杰在黔江最憎恨的人!大半年来,我无时不刻想将你碎尸万段,以此泄恨!今天,我终于可以做到了。月离,我为你战!”

    “月离,我为你讨回公道了。”

    “月离,对不起,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少年说一句话,割一块肉。

    少年割肉的速度越来越快!

    全场每一个人都仿佛感觉到了少年的心事,感觉到了少年心中的悲伤和愤慨。一股悲戚的气氛在全场蔓延,大家感同身受,跟着感到无比的悲伤。

    黔侯好几次想说话,结果被凌杰死死的踩着动弹不得。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被凌杰这般的欺凌,而什么都做不了。

    月离,睁开双眼,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她鼻子发酸,眼睛发烫。

    泪水,再忍不住往下掉落。

    凌杰能够为她做到这一步,她心中很感动。

    “凌杰,我知道错了,能不能原谅我?”楚天歌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

    “原谅?你不配!我早就可以杀你。甚至我早就迫不及待的要对你动手了。但我没有,因为我不想因为我的一时冲动,再导致无数红盟会的弟子连累而死。我所有的忍耐,都是为了今天,将你碎尸万段!”

    言罢,凌杰一剑斩下!

    被剥离的只剩下一副骨架的楚天歌,身体轰然被击碎。

    只剩下一堆碎骨头,堆在地上。

    死亡!

    这一刻,全场的人,心脏都狠狠的跳动起来。

    横霸了黔江年青一代很多年的世子,终于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在场的无数人都心中兴奋。

    凌杰,终于做到了。

    为无数死去的天音宫弟子,红盟会弟子报仇。

    告慰无数亡魂和英灵。

    这一刻,场上跟随凌杰的红盟会弟子,是如此的自豪。

    白月光,邰水华都激动万分。

    更是被凌杰的举措所震撼。

    对白月光和邰水华这样的强者来说,诛杀楚天歌不难。

    难的是他们不敢。

    连白月光都不敢。

    因为楚天歌的母亲是华海棠,楚天歌的背后是升龙道宗啊。如果不是因为凌杰,本次圣子的名额,必定属于楚天歌。哪怕强如邰水华和白月光这样的强者,都没办法阻拦。

    结果,因为凌杰的出现,逆天改命。

    打破了这个铁律。

    凌杰,就是一个战神!

    永恒的战神!

    白月光此刻才感觉到少年的可怕和强大的意志。这样的意志,深深的震撼着白月光,让白月光本能的想要臣服凌杰。

    而那个孤傲站在场上的少年,没有任何兴奋,只有泪水往下流!

    少年缓缓走到月离身前,蹲下身,紧握着月离的脸庞,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喃喃道:“月离,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