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霸婿(又名:不败战神 ) > 第866章 终灭黔侯府!

第866章 终灭黔侯府!

 热门推荐: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霸婿(又名:不败战神 ) (ie)”查找!

    凌杰一直都是一个集合理性和感性两面的人。

    一路上凌杰能够走到如今这个地位,掌管黔江七省,节制红盟会十数万弟子。更是控制着整个千山雪域,凌杰固然习惯了理性的思考。

    身在高位,自然不可能事事都按照自己的脾气和喜好来做事情。

    否则,根本构建不起这么强大的帝国。

    但凌杰又不完全是理性的人。

    凌杰有时候很感性。很讲义气,甚至在某些时候凌杰为了义气,可以放弃大局的利益。

    冲冠一怒为红颜,哪还管什么其他的理性。

    就比如此刻,凌杰可是黔江圣子,红盟会的缔造者,整个黔江的掌舵人。在公开诛杀楚天歌的现场,居然还哭了。

    而且为了一个女子而情绪数次失控。

    情之所至,义之所至。

    少年从没掩饰过什么。

    他从头到尾都是这么的真性情啊。

    这样的凌杰就让人感觉不顾大局么?

    并没有。

    全场的红盟会成员,无不被凌杰所展现出来的情义所感动,折服。

    大家都是武界人士,本就义薄云天,豪气干云。只是她们没想到的是。凌杰对月离雨荷楚流沙他们的感情这么深刻。

    邰水华和白月光分明感觉出来,凌杰对红盟会似乎有别样的感情。

    全场的人都凝望着这个少年,感受着少年的悲怆和愤怒。

    少年蹲在月离身边,轻抚着她的脸庞。

    月离在哭。

    她尽量让自己不哭出声音,只剩滚烫的泪水不断的滑落眼角,然后落在凌杰的手上。

    她想开口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

    她很想伸出手去抚凌杰的脸庞,奈何她的手只是骨架。她害怕吓到人。

    她很想去拥抱凌杰,奈何身体大部分都是骨架,她不敢。

    她甚至想说一声谢谢,但也不敢。她觉得自己不配。

    对于她内心的想法,凌杰都心知肚明。陪伴了好一会儿后,凌杰站了起来,缓缓转过身,看着黔侯。

    此刻的黔侯,除了跪在地上,什么也不敢做。他甚至没有勇气抬头去看凌杰的眼神。

    心中除了恐惧,就是后悔。

    如果再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他就算死也不会去得罪凌杰这个杀神。

    “凌杰,对不起!”

    黔侯颤抖着开口。

    凌杰没有理会,转而道:“苏雯,黔侯府上下多少口人?”

    苏雯很流利的道:“一共一千三百四十二人。”

    凌杰道:“所涉外戚多少人?”

    苏雯道:“一共三千四百五十六人。这些人已经全部被抓,此刻就在黔侯府大殿外的广场之上。一个不漏。”

    凌杰点点头,蹲下身,伸手拍了拍黔侯的脸蛋:“黔侯,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黔侯惊慌失措的摇头,他不敢想,哪怕想到了也不敢说。

    凌杰掏出一根烟,点燃后深深的吸了起来:“苏雯,下令,杀!黔侯府内所有人,外加所有外戚。一律诛杀!”

    “是!”

    苏雯转身走到大殿门口,对外面的无数红盟会弟子下达了命令:“公子有令,诛杀所有人!”

    很快,大门外传来求救声,哭喊声,后悔的道歉声……

    一片哀嚎。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大门外逐渐平息。

    再没有人叫喊。

    苏雯这时候折返回到凌杰身边,道:“公子,所涉人员,已经一概诛杀。”

    凌杰夹了口烟,深深道:“给整个黔侯府埋下炸弹,桐油,干柴。准备付之一炬!”

    “是!”

    苏雯很快外出安排。无数红盟会弟子在外面不断来回走动,在周围铺满了干柴,倒满桐油。大殿之中的每个人都能够清晰的闻到桐油的刺鼻味。

    黔侯早已吓得发抖,软绵绵的躺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黔侯,不要跟我说什么对不起,没用。我要的不是这些,而是要抹除黔侯府。我会让文人撰写历史,把你黔侯府上下的每一个人,都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万世人人唾骂!”凌杰夹了口烟,情绪反而变得平静冷漠。

    “你黔侯府如果只是想打压我。如果只是想争对我。我不介意的,也不至于如此生气。”

    “如果你们光明正大的争对我个人,我们之间只是胜负的关系。可你们居然用这么卑鄙肮脏的手段去折辱我身边的无辜之。那么,我必定要十倍的讨回来。今日杀尽黔侯府上下关联人员五千人,就是我给你的答案,也是我给红盟会无数亡魂的交代。”

    “你,可以死了!”

    凌杰出手,一剑一剑的斩在黔侯身上。

    犹如切一块猪肉。

    黔侯的身体被切成一片片。

    最后,喋血身亡。

    死的时候,黔侯还在疯狂的大叫着。

    惨烈的叫声,响彻整个大殿。

    在众目睽睽之下,黔侯府的最后一个人,死了。

    虽然黔侯的实力不强,但是他背后牵扯到的升龙道宗却格外的强大。

    白仲尧呢?也早就被凌杰给砍死了。

    人们感觉到,黔侯府统御黔江三十年的历史,彻底成为了过去。

    这一刻,凌杰的时代,来了。

    “从今往后。黔江之地再无黔侯府。再无世子,再无黔侯!”

    少年收起月芒剑,慢慢的站直身体,面对着众人:“苏雯,吩咐下去。黔江之地,任何胆敢同情黔侯府的人,一律株连。”

    “是!”

    苏雯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

    此刻的凌杰,已经成为了苏雯真正的主人。

    她,也完全的臣服凌杰。

    “走吧,我们回家。”

    凌杰一把横抱起月离,转身走出大门。

    凌杰带着月离走了。

    其他人正要离开大殿。

    苏雯这时候道:“诸位且慢,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和大家说明白——今日诸位在这里所看到的关于公子的一切手段,包括赤阳血等。是天大的秘密。公子当着你们的面说出这些话,是对你们的信任。你们可以选择和公子割席,但绝不可泄露。否则,就是公子的死敌。也是我苏雯的死敌。更是我身边这位涅槃境强者的死敌。诸位,好自为之。”

    苏雯严肃的警告在场的所有人。

    人们这才缓过神来,是啊。今天还有这么一件天大的事——凌杰在剿灭黔侯府的同时,同时也告诉在场红盟会的弟子一个信息,凌杰身怀赤阳血。

    当时大家就被这个信息给震惊到了。

    只不过当时凌杰在全力对抗七大高手的联手围攻。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上面了。

    现在一切的事情都结束了。经苏雯这么一提醒,大家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苏雯并未要求大家立刻做出决定,嘱咐过后便直接离开了。

    留下一脸严肃的红盟会众核心成员。

    他们会说么?

    当然不会!

    他们何尝不知道,这是凌杰对他们的一次开诚布公。

    凌杰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他们这些核心成员,这是一份巨大的信任。他们如果还做出什么不好的行为的话,立刻会成为红盟会的公敌。再者,他们对凌杰敬仰之极,心理上也不愿意背离凌杰。

    ……

    图腾五十七年,一月十五日。

    黔侯府,灭。

    黔侯死。楚天歌死。

    这是黔江七省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每个人都清楚的知道,从此往后,黔江之地,一切都属于汉侯府。

    属于凌杰!

    凌杰已经成为了这片土地上真正的主人。

    然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是——

    升龙道宗副宗主,六大长老,升龙道宗的宗主,以及通玄境界的玄川大师,也都死了。

    对于这件事情,红盟会并没有对外说起。

    而升龙道宗总部那边,也并未提起这件事情。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一阵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一天一夜。

    黔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最高权力中枢的更换和战斗,好像都已经被人们所接受,大家已经适应了全新的汉侯府。

    天音宫内。

    后山一处小房间里。

    凌杰横抱着月离,冒着大雨进入这个房间。

    房间很简单,中央摆放着一个书桌,书桌后面放着一张太师椅。穿着一身水绿色修身西装的少司命。此刻就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一本书。看到凌杰进来,少司命随口道:“有事么?”

    凌杰步履沉重,往前走了几步后,把月离放在书桌一旁的椅子上。

    少司命看了凌杰一眼:“你想让我救她?”

    凌杰一把单膝跪地:“少司命神通广大,更有鬼神莫测的手段。还请你高抬贵手。让月离复原。”

    少司命沉默了片刻,随后道:“公子起来说话。”

    凌杰并未起身,而是凝声道:“只要少司命帮我这一次,我凌杰此生,永记这份恩情。”

    少司命道:“你我之间就不要那么见外了。我能帮你的,一定帮忙。起来再说吧。”

    凌杰仍旧没有起身。

    少司命叹了口气。沉声道:“她们的伤势我早就看过了。血肉被挖,骨肉分离,生机断绝。都靠着输液续命。要想让她们重塑肉身,纵然我是涅槃境的强者,也几乎不可能。除非得到传说中的一种灵药,尚且还有几分希望。”

    凌杰双目顿时变的明亮:“什么灵药?”

    少司命道:“九转玄蛇草。这种灵药,类似普通人世界里的冬虫夏草。冬天为蛇,夏天为草。历经九转,每转二十年,九转一共一百八十年。这才能够成为九转玄蛇草。九转玄蛇草,可以让植物变成动物的血肉。也就是说,可以让植物变成人的血肉。得到它,或许才能够为月离恢复那些丢失的血肉。”

    凌杰大为欢喜:“哪里才有九转玄蛇草?”

    少司命道:“九转玄蛇草十分罕见。一般都生长在龙脉附近。我也是听祭司府的老一辈前辈讲起过,并未亲眼见过。”

    凌杰皱眉沉思。

    一路上走过来,凌杰见过三处龙脉。

    雪龙山的龙脉,海龟城的龙脉,以及黔江圣堂后山的龙脉。

    可这三处龙脉之中,都未发现少司命口中说的九转玄蛇草。

    少司命道:“你可以去津河的龙脉之中寻找试试。不过九转玄蛇草十分强大。实力虽然不如龙脉,但它有自己的意识,成年后的九转玄蛇草,至少相当于造化境甚至造物境级别的高手,甚至更强。你要慑服这样的存在,会很危险。稍有不慎,自己就会死在九转玄蛇草之下。”

    凌杰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等我找到九转玄蛇草。你可以帮助我吗?”

    少司命道:“我给过一片树叶。等你找到了九转玄蛇草,用树叶可以和我通讯。我会来帮你的。”

    凌杰起身,深深抱拳道:“如此,那就多谢你了。”

    少司命淡然道:“不必客气。”

    少司命忽然右手一压,椅子上的月离顿时昏睡过去。凌杰大为吃惊,还以为少司命要对月离不利,不过少司命很快解释道:“她只是昏睡片刻,无妨。我今天就要走了,离开之前有些话想和你说。”

    凌杰这才松了口气,道:“你说。”

    少司命道:“黔江的事情已经搞定了。津河之内的升龙道宗虽然会起疑,但必定惧怕我的存在,因此段时间内不会轻举妄动。不过他们肯定会派人前来调查事情的原委。结果出来之前,黔江之地暂时无忧。”

    凌杰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点头。

    的确如此。

    连玄川大师都死在凌杰手上。

    升龙道宗总部自然会认为凌杰背后有绝世高手撑腰。在他们调查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前,不会贸然对黔江动手。

    段时间内,黔江还是安全的。

    少司命道:“之前你跟我说过,你愿意接受自己的身份,也愿意成为月神宗的一员。是吧?”

    凌杰深深道:“是。”

    少司命道:“如今黔江之地的事情已经解决。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少司命说话的声音不大,却很严肃。

    凌杰沉声道:“我打算灭了津河,统御津河黔江两地。这样大夏国的东部有二十个行省在我的手上。从南到北,纵横数千里,形成一道完整的东部屏障。有了这道屏障,我可以千山建国。只有到那个时候,我才有资格进入月神宗。我才能在月神宗内拥有一席之地。否则,我贸然进入月神宗,也只是被人藐视的份。如此,少司命你也很为难。”

    少司命忽然笑了:“你想法倒是很天真。可惜,你不会成功。”

    凌杰道:“为何?”

    少司命道:“因为夏东王!”

    这话一出,凌杰浑身一震,整个人的呼吸都凝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