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穿越小说 > 大周残阳 > 第92章 一路向北(2)

第92章 一路向北(2)

 热门推荐: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大周残阳 (ie)”查找!

    0092、一路向北(2)

    此时,龙威大将军哪里能走。

    他一边从床上坐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对龙胜关守将说:

    “我和将军一起留下来守龙胜关。要么将军和我一起走。”

    “大将军,这绝不可能的,如果将军一个人走,有我在这里抵挡清兵,也许将军还走得脱,如果我和将军一起走,这龙胜关,就算是我和将军一起走,清兵追上来,那也是迟早的事。”

    “可是,你这——”

    “大将军,别说了,你快些准备吧,我也要带兵走上关前,作好迎接清兵的准备了。”

    “将军,你抵挡不了来势凶凶的清兵的。”

    “可是,没有我在抵挡,大将军如何脱得了身,又如何能摆脱清军的追赶?我只有选择和这龙胜关一起——”

    说到这里,龙胜关守将‘扑通’一声跪在了吴世琮面前:“大将军,现在只有这样了,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吴世琮眼含热泪,也要朝龙胜关守将跪了下来。还没等他跪下,龙胜关守将一把将他扶起。

    “将军,再不走,我只有死在你的面前。”说着,他抽出了自己的剑。

    “好好好,我走,我走!”

    吴世琮转过身,立即把自己的盔甲穿上,和龙胜关守将一起走了了军营。深深一揖向龙胜关守将告别。

    可刚刚走了两步,守将又把他叫住。

    “大将军,这是我龙胜关仅有的两员副将,你一起带走吧,一路上,也好有个相互照顾。”

    说完,他指指向边两位已经穿戴整齐的副将。

    这个礼,吴世琮哪里还能接受。

    “将军,你这样万万不能,我是肯定不会接受的,你这正是用兵的时候,我却把你仅有两个助手带走,我怎么忍心。”

    “可是,大将军,这一路上——”

    “别说了,再说,我就不走了,我宁愿留下来一起战死在这龙胜关前。”说完,吴世琮真的从马背上翻身下来。

    “好好,将军!”

    龙胜关守将重新扶着吴世琮上马,也决定把两员副将留了下来。

    吴世琮上了马,对着龙胜关守将及龙胜关所有兵将深深一抱拳,转过身在马背上轻轻拍了一下,泪水不受控制地从他的眼里流了出来。

    他不敢抬关回望,不敢让龙胜关所有兵将看到他流泪的双眼。

    这边,龙胜关守将抱拳施礼,直到吴世琮走出好远好远。

    “集合!”

    随着守将的一声喊,所有兵士都集中到了关前,就在今天,他们必将面对一场生死血战。

    吴世琮一口气跑出好远,直到奔上对面的一个小山坳上才停了下来。他慢慢地回过头来,看到,那杆高大的‘龙胜关’大旗,已在关前插了起来。所有的士兵已经全副武装,一个个精神饱满地站在了关上。

    静静地城头上,大旗、列兵和巍巍雄关,再加上大山的雄浑,那是幅多么雄伟壮美的画面。

    可是,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吴世琮不敢看,更不敢想。

    吴世琮不敢在此久留,他凝望龙胜关好几分钟后,不得不依依不舍又有几分愧疚地转过身,勒紧马绳,几步,又消失在茫茫林海。

    过了龙胜关,不远就进入黔地地界。

    这里的山,比广西地界显得更加的挺拔而高耸。看起来更让人觉得阴森和难以征服。而此时的吴世琮,虽然曾经贵为大周朝镇守广西一方的龙威大将军。在这大山面前,却又显得如此的渺小而微不足道。面对重重大山,他与一个从大地上爬过的蚂蚁没有什么不同。

    利用半天的时间,他跑过了好几丛山。他相信,在龙胜雄关,或者说他最后一批大周兵的阻拦下,清军应该不会再跟上来。

    他放慢了脚步。

    马蹄声,有节奏地‘嗒嗒嗒’叩在一块块青石板上,可每一次都好像敲在他的心坎上。他不敢回忆这久来所发生的一切,因为每一个回忆都像针一样扎在他的心里。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黑下来的天更让人恐怖。最后那两声不知名的大鸟发出的尖厉而凄惨的叫声,就连他的战马也不敢再往前迈开一步。吴世琮也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他握紧了手中的长枪。

    山里的黑,是没有任何一点光亮的,吴世琮不得不在山间停下来。好在。马背上还有龙胜关守将为他准备的干粮。他把干粮袋子取下来,打开,分出一部分,掰了两口放进自己嘴里,而把剩下的大部分喂给了身边的战友——他的战马。

    这位刚刚和他相处不是很长时间的‘战友’,已经和他有着心灵上的相通了。它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能恰到好处地表达着自己想要的结果。特别是在南宁城外的树林里,那一声长啸,那一次向他奔袭,是他能摆脱清兵追赶的最初、也就是最关键的一步。

    这还不能说是生死战友吗?!

    今夜,战马没有去到附近找草吃,而是紧紧地偎依在吴世琮的身边,像一个离不开父母的小孩,又像一个生死护卫在身边的勇士。它和吴世琮一样,这一天,就吃了吴世琮喂给它的那两口干粮。

    好不容易熬过了山中这漆黑而又恐惧的一夜。

    第二天,天刚刚亮,吴世琮就醒了过来,然后战马就在他身边打起了响鼻。

    其实,就在他们身边就有小草,战马怎么就一夜没有找草吃。吴世琮不忍心让它再这样跟着自己忍饥挨饿,他愿意停下来,牵引着它在附近的草坪上吃一会草。

    马很会意地就跟了过去,像得到指令一样地专心吃起草来。吴世琮再次拿出干粮,放进自己嘴里,咬了一口,直噎得自己干咳了好几声。战马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再继续吃草。

    吴世琮不敢怠慢,等马吃了半饱,他就站了起来,骑上马,继续朝着北边赶去。

    他不敢让自己再出事,整个广西的沦陷,已经让自己的心痛得彻夜难眠。现在进入黔地,只能尽最大努力完成好另一件事——守护好那个已经秘密安葬的‘秘密’,一旦有了可靠的消息,他必将只身护送‘他’回到云南。

    又经过好几个日日夜夜,他一路北上。

    在一个夕阳西下,残阳如血的傍晚,他终于又出现在了那座带有晨钟暮鼓、孤立的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