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其他小说 > 暗夜妖都 > 第193章 不想你难过

第193章 不想你难过

 热门推荐:
    夏梓馨用目光迎接林默走到她身边,她把一个坐垫踢给了他。林默也在窗台上坐了下来。

    他问道:“身体好点了么?”

    她点了点头:“谢谢……你……有什么要告诉我吗?”

    “你记得多少?”

    “记得一点。”

    “那忘记了的就继续忘记。”

    有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正在球场上打篮球,隔得老远,可林默能听见他们打球时的叫喝。

    夏梓馨沉默了一会儿,目光定在了球场上,她说道:“你来救我时,见到我爸了吗?”

    “没见到。”林默几乎不假思索地说,有些真相,如果太过残酷,不如不知道。

    “那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林默继续摇头。

    “那你总知道我是什么种族吧?”她眼睛飘回来,笑了一下说,“我爸不是人类。那天傍晚,我去了医院找他。他身体很虚弱,上了呼吸机,都不能坐起来了……那个女人就跟我说,让我好好和他聊一聊。”

    “他说了什么?”话一出口,林默就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夏梓馨掌握侦察和反侦察手段,她所说的,不一定全部属实,有时为了套取信息,会根据自己的猜测进一步编造。

    可夏梓馨只是侧头笑了一下,并没有揪住他露出的马脚大造文章。

    “他倒是没和我说什么,房门关上以后,发生的事我就不太记得了。”

    “但你说你记得一点。”

    她看着他,目光变得又深又远:“是的。就好像原本住在我身体里的那个我,被关进了一座玻璃房子中,那所房子能看到外界的一切,反过来,却没有人看到我。”

    “你能看到?”

    “看到一些。我知道自己和你对打了很久,知道我快死了……”

    “还有呢?”

    她低下头说:“没有了。再后来又完全晕过去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人类?”

    “他把我关进去的。”夏梓馨用手指充当梳子梳理着自己凌乱的长发,“我是说我身体里那个玻璃房子,然后,他住在了我的身体里……你说他知道我差点没命了吗?”

    林默这次没有回答,夏梓馨等了一下子,又自顾自开始说:“他应该是知道的,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好像……这个人好像突然变得很陌生……不只这样,我自己也变得很陌生。”

    夏梓馨将右手手掌摊开,仿佛能看到自己体内汹涌的力量一样:“林默,我不是人类。我连我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你的种族,是上古四大神兽之一的麒麟族。但就目前来说,这个种族已经灭绝了——你不完全是妖兽,你身体里只有一半的妖兽基因。”

    夏梓馨在林默的话语中渐渐睁大了瞳孔,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我就说你知道,你还想瞒我。”

    林默轻轻一笑:“不想你难过。”

    “就算你不说,我慢慢也会猜出来一些。”她哽咽了,可是抽了下鼻子后又笑了,“不好意思啊,好像有点感冒了……真的太糟糕了,他给了我生命,把我养育成人,原来最后就是为了拿我来血祭?他这样能得到什么?他要成为妖王吗?”

    夏梓馨记得的比林默想象的多。事已至此,再隐瞒下去就没有意义了。林默于是将麒麟蛋的事情告诉了她。

    她咬唇静默良久,说道:“肯定落入猎鹰手中了。”

    “嗯。”

    “你下一步行动,要去查厉老师和那些空间裂口的事吧?他们暗中进行的这些实验,肯定也和妖王复苏有关。”

    林默点点头:“那天我们带回来的断手和硬盘,陆德和何夕正在处理,应该差不多有结果了。”

    夏梓馨伸手拉住了他:“不管你下一步想做什么,带上我,我能帮忙。”

    林默不置可否:“你先休养好。”

    夏梓馨坚持着说:“我已经不可能抽身了。何况,现在我不只是和妖兽勾结,我压根就不是人类,我这身份很尴尬,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很不好。”

    “没什么不好的。过去一千年,我一直生活在人类当中,我从来没认为我身为妖兽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真的吗?”

    “真的。”

    但她还是泄了口气:“可我和你不一样。”

    “你不需要和任何人一样。”

    “这让我觉得我没有同类。好像,在世上举目无亲的感觉。”夏梓馨觉得,就算自己完完全全就是个妖兽还没那么痛苦。

    林默说道:“你多虑了。就算作为人类或者妖兽,也有孤独的时候。另类是因为找不到认同感,而不是生理上和谁不一样。”

    她笑了,心里的阴霾散去了些。最后,她又说:“还有一个问题。我爸……还活着吗?”

    “麒麟族已经灭绝了。”林默刚刚就已经暗示过这个问题。

    “嗯……好。”她依然笑着,却笑道,“该死,我还是有点难过。”

    “会好的。”林默拍了拍她的肩膀,站起来说,“我多送你一个信息。你的生母丁琰给你输的血,但是,她不能见你。”

    夏梓馨缓缓点头道:“我理解……谢谢。”

    林默转身爬下阁楼,他回到地下室去找陆德和何夕,刚刚上来之前,他们正在整理化验报告。

    “哥,你来了。”何夕先站了起来。

    “怎样?”林默走到两人中间,左右看看两人正操作着的手提电脑屏幕。

    陆德无奈地摇摇头:“这个硬盘是没办法了,复原结果就是这串数据,我猜这些数据肯定是通过某种算法写入的,如果能找到算法法则,反向复原的话就能破译密码。过程我就略过不说了,整了几天,出来的结果能表达一个意思的就这货。”

    林默看着屏幕,原来是一长串数字,现在译出了一串不能拼读也不能连成词的字母,似乎比原来更难懂了。

    他皱眉表达了自己的不解。

    何夕在旁边打了个响指说:“哥,那你就得再结合我这边来看了。那只断手的肌肉组织和残留的血迹我们都进行了化验,从化验结果来反推的话,要不,这哥们生就奇特体质,要不,就是他被整了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