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其他小说 > 阳光正好,珍惜当下 > 第九章 白天笙的焦虑

第九章 白天笙的焦虑

 热门推荐:
    吴桐对着情绪激昂的白天笙瞟了一眼,白天笙立刻捂住嘴巴老实的坐在了葛月儿身边。葛月儿凑到吴桐身边笑着说:“三哥,我现在没事,你别绷着脸了,对了,你和天笙喝交杯酒了吗?”

    一听说要和吴桐喝交杯酒,白天笙立刻幸福的垂下头,不敢看吴桐的眼睛,生怕他会无情的拒绝。

    吴桐根本没打算理会葛月儿的提议,只见他皱起眉捂着鼻子对葛月儿说:“月儿,你学什么不好,偏偏学那些不正经女人,把自己打扮的这么丑。”

    葛月儿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故意说:“丑吗?我觉得挺好啊!我看春风路那边,很多站在路边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打扮,她们的衣服比我的还短呢。”

    吴桐眯着眼教训葛月儿:“你怎么能和那些自甘堕落的女孩子相比,她们都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葛月儿不理会吴桐的训斥,一转头看到白天笙的失落,立刻搂住了她的胳膊说:“亲爱的,会所的生意怎么样?我已经好久没去做spa了,感觉身上干的都快起皮了。”

    白天笙立刻笑意如花:“明天就去,我陪你一起做。你啊!就是喜欢到处跑,也不怕整天风吹日晒,会把你变得又黑又丑!”

    葛月儿昂起头骄傲的说:“我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白天笙故意做呕吐状:“哎呀妈呀!有这么夸自己的吗?你都恶心到我了,看看你这身打扮,还有脸上糊的厚厚的粉,连五官都看不出来,还说自己天生丽质?谁信啊!”

    吴桐听着葛月儿和白天笙东一句西一句的扯闲篇,无聊的拿起桌上的松子剥了起来,松子是葛月儿从小到大一直喜欢吃的坚果,可她总是懒得自己剥,每次到舅舅家,她都会缠着三哥给她剥。吴桐小的时候是迫于爸爸的压力,不得不给爸爸最疼爱的小表妹服务,可渐渐的,他就习惯了,只要一见到葛月儿就会不由自主的手痒,他只能乖乖的服从自己身体的指示……剥松子。

    不一会儿,吴桐身前的桌子上就堆起了一座小山,葛月儿看到后,习惯性的把手伸向吴桐,吴桐立刻嘴角上扬,打了葛月儿手一下,麻利的把松子仁收到自己手上,然后再转移到葛月儿手上。

    看着兄妹之间的那些小动作,白天笙的脸立刻又暗淡下去。最初的三个人也是这样相处,白天笙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可自从和吴桐确定关系以后,白天笙的心态就变了,她觉得,吴桐作为自己的男朋友,应该处处以自己为中心,不应该再整天围着葛月儿转。

    白天笙也知道葛月儿和吴桐之间没什么暧昧关系,可是,她就是嫉妒吴桐喜欢葛月儿比喜欢自己多一点,以前白天笙是多么果敢的一个人,可爱情让她变得敏感又脆弱,总是处于患得患失状态,她自己都讨厌自己这样,她害怕这样下去,会同时失去两个自己最爱的人。

    白天笙调整了一下心情,对着吴桐撒娇:“我也想吃松子!”

    吴桐犹豫了一下,然后把那一盘松子轻轻的推到了白天笙眼前,白天笙看了看葛月儿,尴尬的笑了一下,拿起一个松子慢慢的剥了起来。

    葛月儿此时的注意力正被舞台上的一名歌手吸引着,这名酒吧驻唱歌手剪着平头,一副干净利落的模样,他的嗓音很干净,一首《成都》唱的葛月儿思绪飞扬。

    葛月儿想起了独自在外旅游遇到的种种,有刺激惊险的、开心快乐的,还有唯美浪漫的,那些故事葛月儿从来没有跟其他人说过,就连闺蜜白天笙也不知道,她想把那些记忆完整的保留在内心深处,说出来,就破坏了它的完整性。

    也许有那么一天,自己会碰到一个愿意倾听自己的故事,同时自己也愿意把故事讲给他听的“白马王子”,又或许,自己一辈子也碰不到那样的一个人,那就让这些故事和自己一起消失在这个茫茫宇宙吧!

    葛月儿想着想着,一颗晶莹的泪珠悄悄滑落,这一幕恰巧被吴桐看到了,或许不是恰巧,因为吴桐的目光从未真正离开过葛月儿。从小到大,吴桐已经习惯了躲在他处,默默关注这个小他几岁的妹妹,即使知道两个人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他依旧风里雨里、尽自己最大所能的照顾葛月儿,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看到葛月儿落泪,吴桐的心莫名的烦躁起来,他蹙起眉看向舞台上抱着吉他演唱的歌手。歌手看起来不大,也就二十四、五,甚至更年轻一点,这首《成都》的旋律的确容易触动心底的柔软,让人想起一些开心或难过的往事。

    白天笙看到葛月儿和吴桐都沉默不语,一起看向舞台中央的那名年轻歌手,心里又有了不安和焦虑。她默默拿起一颗松子,心不在焉的剥了起来,当她剥完一个,觉得手指有点疼,便想跟吴桐撒一下娇:“吴桐,吴三哥,我的手指有点疼……”

    吴桐看了一眼白天笙拿着松子仁的手,冷淡的说了一句:“手疼就别吃了,反正你也不喜欢松子的涩味。”

    一曲终了,葛月儿抬起头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跟着众人鼓了几下掌,便把目光投向了闺蜜白天笙,看到白天笙似乎不怎么开心,葛月儿皱着眉看了一眼吴桐说:“三哥,你是不是欺负天笙了?”

    吴桐没理会葛月儿的“质问”,把头扭到一边,开始看舞池中“狂魔乱舞”的众人。

    葛月儿皱着眉摇了摇头,然后搂着白天笙问:“是谁惹到我眼前这位双瞳剪水、粉妆玉琢、国色天姿、如花似玉、兰质蕙心、如花似月、琪花瑶草、秀外惠中、杏脸桃腮、仪态万千、齿白唇红、皓齿蛾眉、飞鸟依人、人面桃花、美如冠玉、鹤立鸡群、掩映生姿、冰雪聪明、眉清目秀、绰约多姿、倾国倾城、风华绝代、丰姿绰约、人见人爱、秀外慧中、秀色可餐、云容月貌、仪静体闲、花颜月貌、国色天香、楚楚可人、闭月羞花、软玉温香、冰肌玉骨……的小姐了?”

    葛月儿一口气念完,长长的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