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其他小说 > 阳光正好,珍惜当下 > 第二十二章 没听清的对话

第二十二章 没听清的对话

 热门推荐:
    丁护士长的话,成功的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她身上,看到所有人都略显惊讶的看着自己,丁护士长笑嘻嘻的说:“我的记忆力相当好,只要我看过一眼的人,基本都会有印象。我记得那天天气不好,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的,王律师和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一起走进输液大厅……”

    曹护士惊讶的看着丁护士长问:“护士长,您没看错?王律师曾经和一个陌生女孩一起来医院输液?”

    丁护士长肯定的说:“我的两只,眼睛都是五点二,绝对不会看错,因为那天下雨,他们每个人手里拎着一把伞,当时我还担心他们伞上的雨水滴下来,会把我们的地弄脏。”

    赵谦洋看着护士长问:“还记得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吗?”

    护士长抬起头翻着白眼努力回忆那个女孩子的长相:“那个女孩大约二十四五,眼睛又细又长,眉毛画的有点歪,鼻子不大不小没什么特点,嘴巴上的唇线也没画好,唇形勾勒的很丑,而且,她的嘴巴右侧好像有一个挺明显的黑色痦子,我看着很别扭,很想把它揪下来。”

    董安生看了一眼赵谦洋,两个人会意一笑,丁护士长和付雪涵说的应该是一个人,那个身材有点魁梧的短发女生。

    董安生“得寸进尺”的追问:“除了这些特征,那个女孩还有没有其他与众不同的行为举止或是她和王坤之间是……什么关系?你能看出来吗?”

    丁护士长摇摇头:“看不出来他们是什么关系,两个人都板着脸,好像刚闹过矛盾的小情侣一样。”

    赵谦洋思索了一下问:“那个女孩一直陪王坤输完液一起走的吗?他们在一起期间有没有交流?”

    丁护士长摇摇头:“不是一起走的,当王律师输液输到……大概一半的时候,那个女孩就板着脸走了。至于交流嘛!我没太注意,这个你要问杨护士了,她那天应该在。呃……杨护士还没来接班,要不要我给她打个电话叫她早过来?”

    董安生看了看付院长,不好意思的说:“能叫你的兵早点过来吗?”

    “当然没问题,配合公安机关调查,是我们每个公民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丁护士长,快给小杨护士打电话。”

    杨护士昨晚没回家,正好住在医院宿舍宿舍里,护士长打完电话不一会儿,她就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听完赵谦洋的问题,性格开朗的杨护士立刻滔滔不绝的说起了那天的情况:“王律师那天没和他女朋友一起来,而是和另外一个女孩来的,因为我们都知道王律师和他女朋友关系很好,他突然和另外一个女孩出现在医院里,我还是挺好奇的,所以我就格外留心他们之间的谈话。

    听了半天,我只隐隐约约听到那个长的挺丑的女孩抱怨:等的时间太长了……王律师则皱着眉说:时间长就少卖点,昧着良心的事少做点有什么不好……后边的就听不清了。他们说话声音太小了,我费了半天劲,只听到这么多。”

    赵谦洋记录完杨护士的话,接着追问:“那个女孩走的时候你看到了吗?他们是还生着气还是和好了?”

    杨护士摇摇头:“没看到那个女孩走。”

    赵谦洋把记录本合上,站起来向三位医护人员表示感谢,示意她们可以离开了。

    一走出付院长办公室的门,曹护士就生气的对杨护士说:“杨姐,王律师带其他女孩来输液,你怎么没跟我说,太不够意思了!”

    杨护士连忙搂住曹护士说:“我那天下班就把这件事给忘了,以后再碰到这种事,我保证,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丁护士长皱着眉问:“曹儿、杨儿,你们先别吵了,听我说。你们知道警察为什么来医院调查王律师吗?”

    曹护士和杨护士茫然的摇摇头,丁护士长严肃的给两位护士分析:“我觉得王律师肯定出事了,他的药还没输完,钾也没纠正过来,这两天却一直没见他来输液。”

    曹护士和杨护士一头:“对!这两天是没看到他。”

    杨护士皱着眉看了看曹护士和丁护士长,小声说:“王律师不会是犯法了吧?”

    曹护士立刻生气的说:“杨姐,你胡说什么呢,王律师那么和蔼可亲的人,怎么可能会做犯法的事?再说了,他是律师,不会知法犯法的。”

    看到曹护士那么护着王坤,杨护士开玩笑道:“曹儿,你不会对王律师动心了吧?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

    曹护士皱着眉说:“杨姐,别开这种玩笑,我不喜欢听这种话。”

    丁护士长还在旁边嘀咕呢:“王律师肯定出事了,可是,一个律师究竟能出什么事,还惊动了警察来调查。难道是……经济方面出问题了?可王律师看起来也不是大手大脚的人,律师的工资比我们高很多,应该足够他生活的很好了……可,他还有一个女朋友要养呢,以后还会有孩子,哎呀!这么想起来,王律师的担子也不轻啊,就算收点礼物也情有可原吧,但是收的太多可不行,那就变成了犯法的行为……”

    丁护士长自言自语、心不在焉的往楼下走,一不留神多迈了一个台阶,差点摔下楼梯去,身边的杨护士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丁护士长,丁护士长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站在楼梯上拍着胸口念叨:“大吉大利!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呃……杨儿,你简直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杨护士拉着丁护士长的手往下走,边走边说:“丁护士长,你在想什么呢?大白天的还能差点摔倒。”

    丁护士长心有余悸的说:“看来,一心真的不可以二用。我刚才在想王律师是不是收受贿赂了,被警察调查,结果,一不留神差点要了我的命。”

    曹护士皱着眉摇了摇头:“丁护士长,我觉得你那么想王律师,很不好,估计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