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其他小说 > 阳光正好,珍惜当下 > 第二十四章 吴依娜在演戏

第二十四章 吴依娜在演戏

 热门推荐:
    杨岩的心里乱极了,他忍不住嘀咕道:“不可能!李丽没有那智商,她只是一个售货员,怎么可能在男朋友一出事就想到那么多,除非……她知道男朋友一定会死,事后可以向事务所要抚恤金,又或者,王坤的死,根本就是她一手策划的,就为了那三百万的抚恤金?不可能啊,王坤已经开始接案子,如果运气好,接到几个大单,很快就能赚到三百万,这个帐,李丽不可能不会算。再除非……王坤还有巨额保险……”

    人们的情感天平一旦倾斜,往往会生出许多恶意的揣测,即使觉得那种情况不可能存在,可还是忍不住去那么想。

    这种情感可不是一个侦查人员该有的,侦查人员需要做到:不带任何情感的、客观冷静的看待一切和案件有关的事物。

    杨岩嘀咕完,终于冷静下来,当他抬起头,看到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他,便迷茫的说:“队长,我刚才走神了,你是叫我做什么事了吗?”

    蒋浩白站起来拍了拍杨岩的肩膀说:“你没事吧?刚才你一直低着头,嘴里念念有词的,我们还以为你中邪了呢。”

    杨岩尴尬的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我想起了一些事,情不自禁的念叨起来。”

    啰嗦了一大堆,正事还没谈,蒋浩白有点急躁对杨岩说:“专心记录,我们开始聊关键问题了。”

    吴依娜没等蒋浩白询问,便主动“交待”起来:“王坤是一名非常有潜力的律师,既聪明又好学,我一直想把他当做我的接班人培养,可惜他……”

    吴依娜说到这,忍不住掩面啜泣起来,茱莉亚立刻递上一片纸巾,蒋浩白仔细观察吴依娜的动作和表情后,得出的结论是:她的情感很真挚,没有任何伪装的痕迹。

    吴依娜用纸巾擦了擦眼泪,接着说:“对不起,我没控制好我的情绪……王律师这一个月来身体一直不舒服,我很担心他累垮自己,便嘱咐他不要接案子了,好好去医院检查检查,顺便休养一下,就当给自己提前放个年假……后来听茱莉亚说他去了医院,我就放心了,也没再追问他的治疗情况,没想到……王律师去医院看病了反而没了,如果他不去医院是不是就没事了?这事说起来还是我的责任,我就不该让他去医院……”

    吴依娜再次泪流满面,茱莉亚马上递上两片纸巾,满脸忧郁的看着吴依娜说:“主任,您别伤心了,您让王律师去医院,也是出于对他的关心,您也没想到他会因此出了意外……”

    吴依娜闭上眼睛说:“这件事我要负很大责任,最近我有好几个棘手的案件要处理,忙的焦头烂额,就没过问王律师的病情,我应该早一点让司机送他去省立医院接受检查和治疗的,那样的话,他就不会英年早逝,我也不会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我真后悔啊……”

    吴依娜和茱莉亚一唱一和,配合着演了一出:公司领导痛失爱将、心里充满了自责和内疚的戏码。

    蒋浩白眼看着已经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便站起来说:“吴主任,您别太难过了。我们想找王坤的助理了解一下情况,她今天来上班了吗?”

    吴依娜看了一眼茱莉亚,茱莉亚赶紧说:“童彤今天请假了没来。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让人力资源部把她家地址给你们。”

    蒋浩白点点头:“谢谢茱秘书!”

    蒋浩白和杨岩拿了王坤助理童彤的地址,急匆匆的告辞离开了。

    吴依娜看到蒋浩白和杨岩离开,立刻变脸:“茱莉亚,赶快给钱,打发李丽走,如果她不听话,就处理了……何曼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

    “已经打发走了,去了东南亚那边。”

    吴依娜点点头:“好!童彤那边没事吧?”

    茱莉亚紧张的说:“没……没事!我已经跟何曼确认过了,那天她动手时,童彤一直在客厅和王坤谈工作,没离开过客厅。”

    吴依娜盯着茱莉亚说:“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不要因为童彤是你小表妹就隐瞒一些事,隐瞒的的后果你是承担不起的,这件事如果出了岔子,就算赔上你和童彤的性命也无济于事,到时候,大家只有死路一条。”

    茱莉亚吓得声音都变了:“我……我知道!”

    看到茱莉亚那么紧张,吴依娜语气缓和了不少:“茱莉亚,我也不想杀人,可是,有些事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也是没办法,你要理解一下我的苦衷。”

    茱莉亚点点头:“理解!主任放心!我会办妥一切,绝不让这件事出一点意外。”

    吴依娜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用手慢慢按压太阳穴,刚才为了不露出破绽,她哭的太投入了,所以眼下有些头疼。

    吴依娜皱着眉说:“那就好!你出去吧!跟童彤交代一下警察要去调查的事,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呃……提一下就行,也别说太多。”

    茱莉亚看吴依娜皱着眉很难受的样子,便关切的说:“主任,用不用请蔺医生过来?”

    蔺医生是吴依娜的私人医生,常住吴家别墅。吴家别墅和昊天大厦不远,即使步行,十分钟也就到了。

    吴依娜摇摇头:“不用!歇一会就好了!”

    吴依娜一向说一不二,茱莉亚不敢再啰嗦,她对着吴依娜点点头便退出了办公室。

    茱莉亚今年三十岁,在娜天律师事务所已经工作了六年,给吴依娜当助理也有四年了。她自己都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不由己的跟着吴依娜做起了“坏事”,那些“坏事”她本来不想做,可是却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和吴依娜的软硬兼施,最终一步步走到了回不了头的境地。

    可能是年纪大了,茱莉亚开始渴望正常人的生活,她多么希望自己忙了一天回到家中,能有一句温暖的问候:“回来了!”可是,她不敢找男朋友,因为自己做的事见不得光。

    已经把童彤拉下了水,茱莉亚很怕再连累一个无辜的人。回到家中,面对空荡荡的大房子,茱莉亚经常会缩在沙发一角,双手抱膝,把头埋在双腿上暗暗自责:“童彤,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介绍给吴依娜认识……”